南在南方:黄昏

2020-09-25 08:51 心象纯文本

作者丨南在南方

选稿丨王小泥

诵读丨小暖

读评丨梧桐丨念真丨陌上听风

丨昊易金波丨水云魅影

插图丨网络

编辑|心象(ID:turezyx)

黄昏

文丨南在南方(吉林)

仿佛人间美景都是我的

包括水域,千万迷雾讲述的爱情

晚归路上的粮食和牛羊

可是,又都不是我的

时间沿着湖面,慢慢折叠

慢慢地,一切都会变得虚空

我这个虚空的王者

欲触摸荡漾的光

那是一截水袖,一片烟花

一个活着抵达不了的梦境

我匍匐在水草中的裸体和夕阳的倒影

构成的角度

越来越小

终于,以一道疤痕的形式

藏在宇宙的纹理中

陌上听风读评:

黄昏的岸边,写意的描述,突然让我想起我前几天临摹的黄昏岸边,在诗人的眼中,多了美好的想象空间。

“我这个虚空的王者,欲触摸荡漾的光”,很多流连于这样场景的人,大都会有如此虚无的王者风范,“我匍匐在水草中的裸体和夕阳的倒影/构成的角度/越来越小/终于,以一道疤痕的形式/藏在宇宙的纹理中”。

匍匐的王者,怀着多么博大的胸怀,倾听大地和天空的声音。

梧桐读评:

黄昏的美,总是以其绚丽色彩为主。云朵,晚霞,亦或者是那些落在诗人眼里的美。她就像在我耳边,喃喃细语。告诉我她眼中的天地,告诉我她心中的爱情。我,只想闭着眼睛,去描绘她的世界。

晚归的路上,不是孤单的旅人。爱情,食粮,一步步到了虚空,一截水袖,一片烟花,梦境里的一切,都是她眼中的天地。可是,最后,以一条疤痕的形式藏在了宇宙的纹理中。

这世间万物都是由盛到衰,不能改变,何不坐下来,享受她最美的风景,接受她最终的归宿……突然懂得师父说的道理,修心修行,顺其自然,自然自得。

念真读评:

第一,诗歌的音韵很美,这是现代很多诗不具备或者诗人达不到的。第二,诗人的想象张力异于常人。他的想象是自由独立的,无法复制的,也无需复制他人的。

再说诗意。诗歌起源于诗人的一次夕阳西下时水旁的驻足。诗人沉浸于黄昏的静美,感觉一切归己所有,既而夕阳流水又引发时光流逝的惆怅。人生苦短,许多人最终抵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梦境。与浩淼广阔的时空相比,人只是沧海一粟,渺小而不值一提,甚而至于只是“宇宙纹理中的一道伤疤”。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大概因为诗歌前面音韵和意境给人以愉悦感的原因,亦或诗人带有幽默和超然的思想引导下,最后的那道伤疤已然不是伤疤,而是海盗的一斜遮眼布,或者硬汉身上一枚健美的纹身。我们每一个个体卑微渺小,但我们也曾活过,自发其光,独一无二。

昊易金波读评:

这首诗写得非常大气,从黄昏到黑夜之间,万物进入修养生息的生物作息律之中,这种感觉的发散容易写出唯美的自然感觉,但要写出真正的禅意之空,而且自然而然则需有臻于化境的自我淡化。

此诗入笔的起点应该在此,所以能够以实为虚,以虚为实,能把宇宙写意成一个倒八字,实在让人惊叹。正如《心经》所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享行识,亦复如是"。

末段创设的黄昏泳景,以赤裸于水草间,与夕阳构成一个角度,然后将镜头猛然远推,用宇宙之眼透达于法相,去理解凡尘之美,以伤口去对接宏微观切换交互的真相,以至于完全地溶解了“我执",成为了宇宙的一种肌理,于是有了无限接近于慧眼之识的潜在。

从这个角度说,她的构思效果是诗写的最高技巧!

水云魅影(小九)读评:

这首《黄昏》纸上雪里小暖分享过,然后还带了诵读,我听了就保存了下来。后来小泥老师选稿的时候,选出来,我心里美滋滋的。诗歌不管从语境的推陈,叙述语言的构思,还是格局的布控体现出的娴熟自然、老道,这是长期思维训练下的必然自达,也是对细微事物用心观察后的笔端凝注。

如果说开头一句的惊艳,以瀑布般的流泻,引领了人间的具体事物,那么时间折叠的虚空又以另外一种形式打开了思域的再造,构架起了强悍的精神领域。

“爱情的迷雾”不如“晚归路上的牛羊”真实;“虚空的王者”“荡漾的光”“活着抵达不了的梦境”这是高度认知领域的俯瞰,也是思绪节奏把控下的精准化拿捏,不仅拉升了诗歌的层级,也让黄昏极致的美景铺陈在读者的想象里,完成了画面的交叠。

“欲触摸荡漾的光/那是一截水袖,一片烟花”这显然不是诗人所要的结束,空泛的生命激情,在落地的角度里,天之御与地之交,水草与影,夕阳与水草,都在实像达成后,呼应了王者虚空之下对细微的薄酌,而这份薄酌显然也是贮备已久的深情。

“一道疤”“宇宙的纹理”呈现出的美轮美奂的夕阳西下,大美苍穹的无言以表,同时也有逝者追无可追的叹惋。此时诸多情景铺张着,情绪也已尘埃落定。是那么深刻的辉映,在地平线,也是那么许多行走的感知,掠美。并刻录于驻足地平线之上的人心里。

诗歌传达出的敬畏与美妙的领悟,让人在回味中畅达、迷恋;思之,欣喜:爱这美好的人间,爱这美妙的感知。

1

作者:南在南方,吉林松原人,

写散文和诗歌。有作品发表纸媒和网络平台。

诵读

小暖,曾用名:坐看浮云,伴文字如居江南小镇,念及文字又如俯拾烟火里的三两寸小暖,于举首低眉时将流年刻进花开花落。

◆我是谁 悬崖上有洞穿的前世记忆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