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经济”、垂直细分、轻衍生——网络文学:从腾龙起凤到静海蔚蓝

2020-10-18 11:32 文旅中国

今年疫情期间,各大小说网对“宅经济”贡献巨大,纷纷开放免费阅读作品以巩固和新揽会员。疫情后,网文龙头企业似乎悄无声息,实则动作频频:阅文集团不断发布股权投资和品类内容开发计划;中文在线旗下四月天小说网又独立成站,向行业释放“垂直专精”的明确信号。

中国网络文学发展20年,跌宕起伏20年,在波涛汹涌的产业化浪潮和间歇性的困顿后,正日益走向深远的蓄能。

从包罗万象到垂直专精“古风小说”有了第一块专属阵地

“网文大神”小鱼大心刚入网文圈时,正逢网文的第一个阶段:各家网站都开放免费看文,出版是作者唯一可能的收入来源,网站也只能靠流量换取广告活着。文学网站、作者、读者们靠着热情和前瞻性的目光坚持到了第二阶段,小鱼大心用了“百鸟齐鸣、百花争妍、百无禁忌”等词儿形容那个阶段创作的井喷和繁荣。

最开始的文学网站留给小鱼大心的印象,只是单纯的网络电子图书馆、文字作品中转站,每家网站都包罗万象的。慢慢的,由于读者众多,行业开始进入令作者们集体欢呼的按章节付费“VIP阅读”模式,网站也会用千字买断版权的方式留下优秀作者。创作的繁荣、读者的聚集催化着自然分流,一些同类型作者开始有意识地“落户”,网站平台内容也逐渐有所侧重。

资本、重量级选手不断入场,加速了网文内容的面貌更迭。比如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红袖添香等,原来都为综合性内容网站,借助腾讯集团的资本力量,“重量级赛手”阅文集团近20年来掌控了不下20个在线阅读平台,并开始内容梳理——最早的榕树下偏向传统文学,起点中文网偏向男性题材……

根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古风、玄幻、现代言情等板块在多年发展中都“木秀于林”。“以国风文化为例,受众群活跃在各个社会层面,年龄覆盖面非常广泛。国风音乐已成为网易云音乐的核心品种,汉服市场在2019年达到近百亿元市场规模,热播剧中古风电视剧比例也超过一半。”四月天小说网总经理陈冲介绍。

这家四月天小说网,于今年9月10日宣布独立成站上线,全力打造女性古风文学,在行业里成为第一个垂直化运营的网文网站,向行业充分释放了“垂直专精”的明确信号。一时占据网络文学半壁江山的古风作者纷纷为之侧目。

其实四月天小说网不是一个“新手”,成立于2007年4月的它,在2008年就获得了另一“重量级赛手”中文在线的资金注入,当时被整合在中文在线旗下17K小说网的女生频道运营。

陈冲说,垂直专精是行业壮大后的自然分化过程,他们感受到了独立运营的必要性,也是基于自身资源优势的考量。据其上级集团中文在线财报,四月天小说网如今拥有驻站作品20万余册,驻站创作者超过15万人,名家作者及独家首发驻站作品数千,作者队伍里包括了辛夷坞、桐华、缪娟、饶雪漫、鱼歌、卫风、人海中、李歆、姽婳晴雨、越人歌、柳暗花溟等一大批读者耳熟能详的古风作者。小鱼大心就是其中一位。

从电子图书馆到全生态经纪人——文学网站的新时代使命

到了网文发展的第四阶段,IP经济热流兴起,大家似乎瞬间找到了网络小说的方向,签人、签全版权成了常态,许多作者、网站摇身一变成为了“招财猫”。

在版权意识、IP经济崛起的时代强音下,自然也有不和谐音,比如网文IP被过度爆炒、囤积居奇,又如利益驱使下很多网站提供苛刻的合同,近期某网站和众多作家在合同上的纠纷就缘于此。

尽管如此,网络文学的深层变革仍令很多创作者感受到机遇来临的悸动。“这20年间,网文的经济结构从免费到付费再到如今的免费,所经历的改变是翻天覆地的。网文的经济力量不容小觑,它包括平台、有声、影视、游戏、出版、第三方合作、周边等让人意想不到的开发。数字文化产业链的发展,就如同实体经济走上电商,其飞跃注定震撼人心。”小鱼大心说。

“原来作者和网站仅是合作关系,现在网站更像专业的职场经纪人了。而这种经纪,其实也是作者非常需要的。”同为“古文大神”的张廉也表示,她的新作《我不想再陪仙二代渡劫了》,才发了1万多字,四月天就为她量身定制了营销计划,并把衍生开发计划白纸黑字地写到了合同里;很多网站都要求和作者签全版权约或者买断版权,四月天却可以提供多种合同供作者挑选,《我不想再陪仙二代渡劫了》签的就是“保底分成合同”。

关键是,一切都付诸了文字和法律。这中间,让人看到的是作者权利的加大、版权被重视、网站的服务更细致,看到了时代和文明的进步。“据我所知,四月天还联动了一些大学的历史系、文学系和非遗机构,为作者提供写作、古文、国风美学的辅导课,在西安有创作基地、作者和读者交流中心,这些专业知识上的提升,其实是作者们非常需要的。”张廉说。

如今,版权经纪意识早已注入网络文学网站的灵魂。近年来,阅文集团背靠腾讯集团的力量,不断在股权投资和项目出品上出击,探索了“授权+联合投资+自制”几种作品开发模式,并广泛在影视、动画、动漫、有声读物及游戏多渠道布局,早已变身为内容产业的全版权运营者。

更普遍的网站们,也开始集体重视IP价值和作者本人,它们与作者的合作关系从独家非独家、首发非首发的简单要求,蝶变为如今的版权经纪人。网站对于作者们而言,也从刚开始的可以互相替代、随时跳槽,变成了关乎个人未来事业、收入、发展空间的重要支撑和重要选择。

IP经济再起航——产业“消泡”后的海阔天空

关注网络文学多年的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的网络文学有几大新气象:一是网文和IP行业“消泡”后的刚需回暖,二是国家对网络文学的重点管理,三是网文出海,四是垂直细分门户的出现,另外还有免费阅读模式的卷土重来。

近期,国家新闻出版署强调建立健全网络文学内容审核机制,直接“点题”当下网络文学内容饱受诟病的导向不正确、格调低俗、模式化、同质化等倾向。

而网络文学曾经历泡沫期更是众所周知。2015年,IP改编井喷式暴增,《花千骨》《琅琊榜》《何以笙箫默》等多部爆款电视剧的集中释放,迅速刺激资本蜂拥而至抢购IP资源,经历一轮轮IP价格的鼓吹,不断进驻的游资的“击鼓传花”,IP电视剧的制作市场被扰乱,看上去热火朝天的IP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空中楼阁。“曾经一度,充斥着五毛特效、因赶工而不尊重原著剧情的网大,假到不能再假的游戏,像我一样平卷舌不分的有声读物,赔到哭爹喊娘的IP投机者……无序无度的网络展示的是一道道惨不忍睹的风景线。”小鱼大心的话形象地描述了这些辉煌、落寞和尴尬。

2018年至2019年,IP作品数量在达到顶峰后锐减,但整体质量开始上升。今年疫情前后,消费者线上文化娱乐需求激增,短视频、网络直播、网络动漫、网络文学、游戏、音乐等娱乐形态进一步交叉结合,这让IP源头——网文又迎来新的时代机遇。

从四月天的“IP轻衍生同步开发”、优酷年内上线100部微短剧等现象看,不再“高举高打”、不再盲目囤积IP,正成为行业良性向好的正确选择。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还揭示了当下网络文学的更多良性“体征”:2013年至2019年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连续7年保持在26%到40%增速;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驻站作者数量达到1936万人,较去年增长181万人。截至2019年,中国向海外输出网文作品数量1万多部,仅2019年就翻译了网文作品数量3452部。网文IP改编渠道突破了人们印象中的电视剧、电影,2019年新增动漫改编作品289部,新改编有声作品数8866部……

我们有理由相信,“消泡”后的网文IP产业,未来能够展现出静水深流般的深沉和海阔天空般的博大。

责编:贾亭沂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