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打腰鼓的气质,非要弹钢琴

2020-04-15 01:04 晚上8点

好友向我吐槽,她作为乙方的乙方,也就是丙方,受够了甲方中一个小人物的气。那人极尽刷存在感之能事,把整个组折腾了个遍。

“要那种五彩斑斓的黑”、“你看这个logo在放大的同时能不能缩小一点?”之类的都不算个事,关键是他作不了主,还不懂装懂,任意发挥给自己打追光灯,影响整个项目的进程,等追责时,甩锅比谁都快。

想起曾经一个同事评价另一个同事:明明是打腰鼓的气质,非要弹钢琴。

说白了,就是装腔作势。

钱钟书在《人生的边上》写道:“一切装腔作势都起于自卑心理,知道自己比不上人,有意做出胜过人的样子,知道自己卑下,拼命装着高出自己的样子,一举一动,都过于费力,把外面的有余来掩饰里面的不足。”

然,装腔作势终究长不了。

《韩非子·内储说上》齐宣王使人吹竽,必三百人。南郭处士请为王吹竽,宣王说之,廪食以数百人。宣王死,湣王立,好一一听之,处士逃。

好友说,只盼甲方来个湣王,让那个打腰鼓的,好好打他的腰鼓,钢琴就不要再弹了。

有时,我们也会遇到一些无伤大雅的装腔作势。

比如,热播剧《父母爱情》中的江德福,相亲时特意在上衣口袋别两支笔装知识分子。

不过,江德福骨子里是个很自信很聪明的人。遇到有人存心想看他笑话时,他反而不装了。

安欣的老公欧阳懿是一个文化人,一开始就看不惯江德福这样的大老粗,所以故意请江德福吃西餐,好让他出洋相。他就要安家的人知道,江德福与安家是十分不相配的。

江德福确实出了洋相,但他是故意为之,反而将了欧阳懿一军,让他的猖狂劲无法施展。

当一个人克服了装脸作势所带来的虚荣,不再刻意掩饰自己的不足,反而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从而获得更多的自由。

有时也不是刻意的装腔作势,或者非要弹钢琴,因为了解自己或他人,也需要一个过程。

早几年前,有一次带儿子去听泰戈尔诗词分享会,表演艺术家们饱含深情地朗诵了各自心中最喜爱的泰戈尔的诗,并讲述泰戈尔的诗与自己的故事。在深受感动之余,心中暗暗庆幸带了儿子来,让他早早领略了艺术的魅力

回去的路上,儿子迷惑不解地问:妈妈,腾格尔到底是唱歌的,还是写诗的?

这小子还是回去打腰鼓吧。

当然,也不是打腰鼓的气质,就一定弹不好钢琴,比如朗朗。

4
打赏
海报
收藏
长按下面的图片另存或分享给好友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