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看半开 酒饮微醉

2020-04-15 23:00 中国劳动保障报

文字丨洞见Neo

诵读丨环 环

白岩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曾说起自己而立之年的一段人生感悟。

2000年的时候,32岁的白岩松已经在央视大展拳脚。无论是奥运会,还是春节晚会,但凡是大型节目的舞台,总少不了一束属于他的聚光灯。

但是,次年,他却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停工一年,没有任何出镜。因为他发现掌声越多,他越不知所措。

于是,一年以后,我们便见到了那个打造出《新闻1+1》《时空连线》等经典新闻节目的口若悬河的老白。

回首往昔,白岩松无不感慨地说道:“今天的一切其实都感谢那个时候的做减法,我单纯了,也才成了今天的我。”

曾国藩曾在写给弟弟的家书中说:

“‘花未全开月未圆’七字,以为惜福之道,保泰之法,莫精于此。”

的确,花全开,就已开始凋谢;月全圆,就已开始残缺。过于追求完美,徒劳无益。

听过一个故事。

一位大师临终前想找一个继承人,就让两个徒弟去树林找一片最完美的树叶。

大徒弟带回来的树叶不是很漂亮,他说:“我没有找到最完美的树叶,就带回来还算完整的一片。”

二徒弟一直惦记着最完美的树叶,在树林里转悠了大半天,最终空手而回。他对师父说:“树林里树叶很多,但我没看到完美的。”

大师拈花一笑,将衣钵传给了大徒弟。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完美的树叶,缺憾才是万事万物本来的面貌。

“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不完美,才是人生的原色。

杨绛和钱钟书一直被誉为当代完美婚姻的代表。但是,在《我们仨》中,杨绛“数落”了一大堆生活的不完美,然后说:“其实我们门不当户不对。”

钱钟书一心钻研学问,家务事一概不知。

有一次钱钟书说:“我把墨水瓶打翻了,把房东家的桌布染了。”

杨绛说:“不要紧,我会洗。”

钱钟书不相信,说:“那是墨水呀。”

杨绛说:“墨水也能洗。”

还有一次钱钟书说把台灯砸了,杨绛也说不要紧,她会修。

正是因为一次次接纳对方的缺点,才成就了杨绛和钱钟书和谐美满的婚姻,以及两位先生高山景行的文学成就和人格魅力。

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其实就是和生活的不完美握手言和。

不完美的人生,更有一番滋味。

剧作家希尔弗斯坦有一副非常著名的漫画作品《失落的一角遇见大圆满》。

“一个有缺角的圆,第一次找到合适的一角时错失了机会,第二次又因用力过猛而摧毁了那一角,最后终于得以完整,却发现完美的圆因滚得太快而失去了沿途风景和原来的快乐。”

我们总以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有趣的生活在远方。却不知道在执着于追求完美的匆匆脚步中,反而错过了太多的东西。

常言道:花看半开,酒饮微醉。对生活是一种宽容,对自己是一种余地。

End

如果喜欢今天的文章

那就拉到文末点个“在看”吧~

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编辑:徐德金

你“在看”我吗?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