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英宗发起的“夺门之变”为什么被认为是没有必要的?

2021-11-25 12:23 历史的璀璨星空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政变,于谦忠大明,不忠皇帝,这一点无论英宗还是景泰帝都不理解,认为他权力过大,有僭越之嫌,引发了英宗猜忌。

处于朱祁镇的位置,一味等待会有种种变数,万一景泰帝死后,另有他人即位,他父子的性命都难保,能有机会发动政变,自然要搞夺门之变,

当然确实有人认为这是没必要的,有几个原因:

一、从摄政到当皇帝,景泰帝朱祁钰只是个代理打工的,帝位终究会还给明英宗。

这个事件的起因是土木堡之变。明英宗在太监王振的唆使下,御驾亲征攻打瓦剌。太子朱见深只有不到两岁,所以他让庶弟朱祁钰摄政,结果在土木堡大败,自己也成了俘虏。

瓦剌首领也先觉得奇货可居,向大明勒索,为了不受也先威胁,兵部尚书于谦和大臣推选朱祁钰做皇帝,尊朱祁镇为太上皇。朱祁镇的生母孙太后也同意这一做法,唯一的要求是保住朱见深太子之位。

朱祁镇如果还是皇帝,地位尊贵也先不可能放他回来,如果尊为太上皇,没什么用处,就有可能放回朱祁镇,也就是说,朱祁钰登基只是为了让朱祁镇放回的权宜之计,即使朱祁镇无法回来,也是朱见深继承皇位,朱祁钰不过是从摄政王代理国事,换了个皇帝称号代理国事,本质上并没有变化。

二、朱祁钰不想归还皇位, 立自己的儿子当太子,本就违反最初约定,儿子早夭,虽然广蓄后宫,却依然绝后。夺不夺门,皇位归于朱祁镇是板上钉钉的事。朱祁钰于谦明知道朱祁镇发动政变,没有任何反应,原因也在此

朱祁镇果然被放回来,朱祁钰不想归还皇位,对其不放心,把朱祁镇幽禁在南宫,不许外人接近,又废了朱见深的太子之位,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这完全违背了最初约定,所以他一直没有痛下狠手斩草除根,一是兄弟情深,二也怕天下议论。

结果他的儿子被立为太子不到一年就去世了,即使广蓄后宫,依然绝后,这里面有种种猜测,但不管如何,朱祁钰已绝后,皇位最终结果还是要归还朱祁镇,而朱祁镇借朱祁钰病重发动政变,于谦手握兵权,却完全没有反应,根本就没有拥立外藩之子等不臣之心。

但这种推测只是考虑了客观原因,却没有考虑到人性,人性极为复杂,所以朱祁镇发动夺门之变也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一、于谦权力过大,有僭越之嫌,不仅英宗连他鼎立支持的朱祁钰也有猜忌之心,对于朱祁镇来说,只有强行上位,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朱祁钰要上殿,讨论谁当太子的问题。当时朱祁钰正在梳妆,忽然听到上殿的钟声想起,当时朱祁钰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是于谦吗?他的意思是,于谦当皇帝了吗?后来听说是朱祁镇复位后,他连说了三个“好”字,回躺到床上睡去了。

从朱祁钰的问话里,可以看出来,他对于谦其实是有戒心的,于谦的权力实在太大了。在朱祁镇被俘,也先大兵势不可挡时,有大臣怕死提议学南宋南撤,于谦当即怒喝,敢言南撤者斩。朱祁镇不在,还有朱祁钰是摄政王,虽然于谦此举是为国为民,但未免不太尊重朱祁钰。

也先以朱祁镇为质,要挟大明,于谦力主让朱祁钰继位当皇帝。当也先答应放回朱祁镇时,朱祁钰发牢骚:当初国家有难,我不想当皇帝,硬要我当,现在把太上皇接回来,我又怎么办?于谦又一次做保:太上皇接回来也只是太上皇,皇上还是皇上。

两次关系到皇帝废立的大事,于谦都说了算,这样的大臣,无论谁当皇帝都会害怕猜忌。连朱祁钰都担心于谦可能会篡位,所以发动政变,强行上位干掉他,才是朱祁镇认为最安全的做法。

二、尴尬的太上皇、皇上并立,朱祁镇在南宫也受尽了虐待,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

朱祁钰纳了那么多美女,一心想生儿子,却一个孩子都没有生出来,有一种说法是负责选秀的大臣忠于朱祁镇,选的都是吃了过多凉药,长得虽漂亮却没有生育能力的艺伎,此说是否属实不论,但可以说明太上皇,皇上并立,两边的派系斗争都多么激烈。

朱祁钰虽然并没有明着斩草除草,但把朱祁镇关在南宫,衣服饮食都克扣,几近虐待,希望朱祁镇最好自己死掉,朱祁镇的钱皇后只能自己做针线贴补用度。

这都是其次的,甚至还有生命危险。看过朱祁镇的太监阮浪过生日,朱祁镇送他一把金刀做生日礼物,阮浪又赠与了另一官员王遥,结果被锦衣卫诬陷太上皇要造反,这把金刀就是联系的证据。

王遥和阮浪被下狱,两人用尽酷刑都不肯诬陷朱祁镇,案子审来审去,王遥最后被凌迟处死,阮浪用刑过度,伤重病死在狱中,始终无法牵涉到朱祁镇头上,才不了了之。

从朱祁镇角度看,朱祁钰会不会再找机会谄害他,他会不会再有这么幸运,都是未知数。

三、从朱祁钰自身利益考虑,他不可能再立朱见深为太子

从朱祁钰的角度想,他把朱祁镇幽禁七年,又废过朱见深,与这对父子已经形成仇怨,如果还立朱见深为太子,最好的结果,朱祁镇认为皇位本就是他的,被他占了这么久才还给他而已,弄不好,朱祁镇恨他,还要清算他,而另立他人为太子,皇位得之于朱祁钰,只能奉为正统,绝不可能清算他。

事实也是如此,朱祁镇复辟后,废了朱祁钰的帝号,否认他在位所做的业绩,草草下葬,连杭皇后的坟都挖了,尸骨都找不到。

四、在朱祁镇看来,于谦是朱祁钰的死忠派,朱祁钰虽无后,却一直不肯立朱见深为太子,一旦另立他人,有于谦支持,皇位就要落空,父子性命难保。

朱祁钰是郕王时就非常赏识于谦,而于谦在英宗被俘时,力主推朱祁钰为帝,在接回朱祁镇,有两个皇帝的尴尬问题上,他力主朱祁镇回来也是太上皇,帝位还是朱祁钰的,也可以说正是于谦的支持和表态,朱祁钰废了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改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

可是他的儿子立为太子不到一年就死了,他广蓄美女,一心想再生个儿子,却不能如愿,可是即使如此,任何人只要提及让朱见深重为太子,他就大发雷霆打板子,根本没有归还帝位的想法。

朱祁钰病重,既然不想立朱见深为太子,自然另有打算,传闻他想从近支藩王的儿子里挑选太子,也就是后来杀于谦的罪名:迎立外藩之子。

于谦大权在握,忠于朱祁钰,一旦朱祁钰另立他人为太子,又得到了于谦的支持,朱祁镇的皇位就要泡汤了,一旦新皇登基,朱祁镇父子性命难只,而一些投机大臣想有拥立之功,博个天大富贵,双方自然一拍即合。

说不用发动夺门之变,是马后炮,处于朱祁镇的位置,一味等待会有种种变数,万一景泰帝死后,另有其人即位,他父子的性命都难保,能有机会发动政变,自然要搞夺门之变。

2
打赏
海报
收藏
长按下面的图片另存或分享给好友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