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奇案:寡妇离奇死亡,女儿女婿蒙冤,真凶虽抓获,冤案却难平

2021-11-25 20:56 十万个历史为什么

清朝乾隆年间,江苏泰州有一个名叫王翠芳的寡妇。王翠芳膝下无儿,只有一个名叫意娘的掌上明珠。丈夫虽去世得早,但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钱财,王翠芳的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清朝寡妇

看着掌上明珠到了待嫁的年纪,王翠芳不想母女长相别离,就招了当地一个穷小子入赘。赘婿名叫唐延,为人老实本分,和意娘的感情很好。小夫妻俩侍奉王翠芳非常恭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邻居们都非常羡慕这和谐美满的一家。

入赘

然而这个令人羡慕的和谐家庭却隐藏着一个不稳定的外部因素,那就是王翠芳的弟弟——王良。王良是当地有名的流氓,酗酒无度,沉迷赌博,终日流连于烟花柳巷。由于挥霍无度,王良败光了父母留给他的家产。为了能够继续享受生活,王良总是找姐姐王翠芳借钱。

注重亲情的王翠芳热心地借给王良不少钱,然而王良却不领情,只要稍不如意,就会拍案怒骂。听着恶毒的咒骂,王翠芳起初不以为意,可看着王良拿到钱之后却依然荒唐,依然不长进,王翠芳终于失去了耐心,不再任王良予取予求。意娘和唐延本来就很讨厌王良,当初看在王翠芳的面子上,不得不笑脸相迎;现在见王翠芳的态度改变,小夫妻俩对王良的态度只有横眉冷对了。

有一天,王良又来借钱,不出意料,得到了三人的鄙视。王良指着王翠芳的鼻子,骂道:“贼婆娘,心里只爱护女婿,一点都不在乎弟弟。要知道,弟弟只有一个,女婿可以随便从男人中挑;别说女婿了,就是女儿,随便找一个男人嫁了就能生一个。孰重孰轻,心里没有点数吗?”

清朝男子

王翠芳被气得说不出话,愤怒的唐延夫妻当即将王良轰走。

有一天,意娘早起,见王翠芳的房门大开。心知娘亲素来晚起的她觉得诧异,便向房中呼唤母亲的名字,然而没有回应。她进门查看,不禁大惊失色,王翠芳已被人杀死,房间里血流遍地。慌乱的意娘急忙将丈夫唤醒,遭遇不幸的夫妇俩手足无措。

唐延将岳母被害的消息告知邻里,希望能和邻里商量出应对之策。听闻姐姐遇害的王良,没有半点悲伤,反而是欣喜若狂地赶往姐姐家查看详情。当他看到悲伤欲绝的唐延小夫妇时,便气得不打一处来。他知道姐姐去世,身后的家产只能由女儿女婿继承,自己半分钱都分不到。爱财如命的王良自然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他偷偷地从围观的人群中溜出,径直奔向府衙,向知府含泪控告,说唐延夫妇忤逆不孝,平日里就经常虐待自己的亲姐姐,昨天晚上,他们丧尽天良,竟然把自己的亲姐姐给杀了。

看着堂下告状之人悲痛欲绝的样子,一向重视道德人伦的泰州知府林觉不禁惨然,愤怒的他当即吩咐衙役们将唐延和意娘拘捕归案。失去亲人而悲伤不已的小夫妻俩看到官差登门,以为是青天大老爷来替他们替他们作主来了,可得到的却是两副沉重枷锁以及严厉的斥责。

清朝知府

在高高在上的林觉眼中,公堂下的青年夫妻已经不是人,勉强能算是毫无良知的畜生。对于禽兽,没有必要浪费口舌来审问,要直接上大刑伺候。看着唐延夫妇在棍棒下哀嚎的样子,林觉心中一阵难以言喻的舒畅,那是自己作为正义使者来惩罚邪恶的畅快。

被棍棒与夹棍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夫妻俩终于抵挡不住,颤巍巍地立起手指,在纸上画了一个血押,承认了他们杀害王翠芳的事实,供认了他们作案的详细经过。见“杀人凶手”供认不讳,林觉痛快地写下判词:唐延手刃岳母,穷凶极恶,非斩首不能惩凶;意娘忤逆不孝,指使丈夫弑杀亲母,为天理人伦所不容,非凌迟不能申天下公义。

受刑

众邻居们都清楚唐延与意娘是冤枉的,他们多次萌生出为这一对不幸的夫妻申诉的念头,但一来畏惧王良的恶势力,二来见知府如此固执己见,最后还是放弃了。

唐延夫妇被处死的那一瞬间,王良很满足,因为他可以“继承”王翠芳的家产了;泰州知府林觉更满足,因为他替天行道,维护了社会的伦理纲常,这既是他的政绩,也是泰州老百姓的福祉。

一年后,一个年轻人跑进泰州兴化县衙,对县令杨懿说道:“大人,草民是乡下鸿福客栈的小二,今天有一个壮汉来我们店中喝酒。喝了好一会,那个壮汉便开始撒酒疯。他一边胡闹,一边振振有辞地说一年前他在府里杀了一个名叫王翠芳的寡妇。掌柜见那壮汉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不敢隐瞒,就吩咐草民到大人这里报案。”

听完小二的讲诉,县令杨懿命衙役火速奔赴客栈将醉得一塌糊涂的壮汉抓捕归案。经过详细的审理后,杨懿得知案件的全部真相。杨懿知道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的顶头上司,若自己处理不慎,必有灾殃。他急忙起草一封密信送到府衙。

清朝知县

泰州知府林觉拆开信封,信上白纸黑字地写着:本县捕获一名盗贼,盗贼名为毛六。经审理后,毛六供认,一年前他潜入王翠芳房中行窃,没想到王翠芳突然惊醒,将他紧紧扯住。毛六使劲挣扎,不能脱身,慌乱之下将王翠芳杀死。毛六心知其它房间里还有人,不敢久留,杀完人之后马上翻墙离开......

看完信,林觉惊得面如土色,浑身不断颤抖,手中的信掉落在地。一向自视甚高,固执己见的他开始后悔。为什么当时会听信王良的一面之词?为什么当时没有详细审问那一对夫妻?为什么当时没有向邻居们查访?为什么当时自己会那么草率?原来真正的恶人竟是自己!

林觉还没有开始后悔多久,一阵恐惧便涌上心头。他知道,若案件的真相被上面知道,自己十年寒窗换来的仕途就彻底完了。他决不会牺牲自己的前途,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自己的顶戴花翎。他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想道:“兴化县令既然提前送来密信,想必早已为本官做好了打算。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林觉准备了五十两银子,火速送往兴化县衙。杨懿得到银子后,会心一笑,当即命狱卒去指导毛六明天该如何如何。

第二天,杨懿提审毛六。果不其然,毛六当堂翻供。杨懿在判词中写道:经侦查,毛六交待的杀人经过,只是酒后胡言乱语。天道昭昭,不可诬陷良民。毛六无罪释放。

重新审案

随着兴化县令杨懿的一纸判词,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泰州知府林觉高悬的心终于得到了安放,可以高枕无忧了。只是此刻,他才觉得唐延和意娘在公堂下受重刑的哀嚎声,仿佛两个纯真的婴儿在啼哭。想到这里他神色沮丧,整天魂不守舍。只要闭上眼睛,就仿佛看见有人披发呼号,欲索其性命。

数月后,泰州知府林觉惊吓而亡。只是唐延和意娘两人在官府的档案和地方志里仍然是伤天害理的杀人犯。

点评:王良贪图钱财,诬陷外甥女和外甥女婿,实乃无良;知府先入为主,以替天行道之名杀害无辜,实乃无能;县令查明冤案后,为了照顾上司面子,竟罔顾事实,实乃无德。

由此看来,普通的坏人可恶;以正义之名来做恶的人可怕;为照顾同事面子而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人可鄙。

改编自《香饮楼宾谈》

2
打赏
海报
收藏
长按下面的图片另存或分享给好友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