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邦初:黄埔嫡系蒋经国表哥,为何在美国法庭大骂蒋介石是篡位者

2022-01-14 09:01 温读

1951年7月,蒋介石收到一封匿名的检举信,他看完之后气得跳脚,铁青着脸将长子蒋经国叫到办公室,一口一个“娘希匹”把蒋经国骂得狗血淋头。

原因是有人在检举信里匿名举报,称国民党空军副总司令毛邦初挪用300万美元军款,并清楚地列出其贪污明细。

毛邦初是蒋介石原配毛福梅的侄子,蒋经国私下里要叫他一声表哥。因这层亲戚关系,多年来他都是老蒋的心腹,并在国军派系争斗中坚定地站在蒋经国的身后。

事发时毛邦初时任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驻美代表兼空军副总司令,他表面上奉命驻美为国军购买战机、燃油等军辎,暗地里负责支持美国共和党参与竞选,并在外院游说中为蒋氏父子拉拢“亲蒋”的议员。

而蒋经国恰好负责对美的统战工作,他的办公室有一座电台可以直通毛邦初在美国的住所,很多时候两人都直接对接工作。

匿名人指控毛邦初受蒋经国指使挪用军款,这笔钱原本是要用于购买战机的,如今被他挥霍一空,打乱了老蒋在空军战备上的部署,这无疑是蒋经国的严重失职。

但由于此案牵扯到蒋介石寄予厚望的长子,为了保住接班人,他选择了大事化小,息事宁人。

图|蒋介石和毛邦初

没想到国军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却火上浇油,一心要把此案闹大。他明面上跟着老蒋压住此案,实际上派出不少手下进行暗查。

毛人凤是情报老手,在军中有许多亲信,他们暗中搜查到毛邦初在美国不仅生活奢侈、沉迷享乐,所挪用的军款甚至远远超出检举信里的300万美金。

毛人凤将调查结果告知蒋介石,后者当然大发雷霆,因为毛邦初贪污的不仅是公款,还有蒋介石私下里转移给他保管的秘密资金。

1951年11月19日,一场奇特的跨国民事诉讼案在美国上演,将毛邦初、周至柔、毛人凤、蒋经国都牵涉其中。

以蒋介石为首的“台湾国民政府”,在美国华盛顿地方法院将毛邦初告上了法庭,指控他“贪污腐败、挪用军款”,并请求追回被挪用的1000万美金空军公款。

毛邦初对此极为不忿,破罐破摔公开称“中华民国合法总统为李宗仁,蒋介石是篡位者,没有指控我的权利!”

对于蒋介石而言,毛邦初既是他的亲戚又是他的心腹,如此不留一丝余地的做法,不仅带走了大量资金,还将蒋介石曝光在台美舆论之下,实在是让他把脸都丢尽了。

作为老蒋的亲信子侄,毛邦初为何要反水痛击?作为深受老蒋倚重的情报头子,毛人凤为何阳奉阴违?

归根究底,这一场牵扯极大的闹剧所为的不过是“夺权”二字。

图|毛邦初

1949年1月,解放军相继解放北平和天津,国军颓势尽显,蒋介石“因故不能视事”第三次下野。国军内部桂系得势,由李宗仁出任中华民国代总统。

李宗仁上任后联合粤系军政高层向蒋介石施压,首当其冲的就是情报系统的核心保密局(前身军统),在遭受连番削减之后,蒋介石不得不选择暂避锋芒。

他秘密致电毛人凤,让他转而前往上海筹办新的保密局办事处。接到密令之后,毛人凤一边递出辞呈,一边安排手下心腹徐志道假意投靠李宗仁,出任新保密局局长。

毛人凤辗转来到上海,立即着手新办事处的工作,当时国军局面艰难,新保密局在情报战上非常被动,运作资金也严重不足。

毛人凤不愧是鼎盛时曾直辖5万特务的情报老手,很快就让保密局上海办事处活跃起来。

1949年4月南京和平解放,国军败退台湾,解放军进攻台海、统一中国似乎已毫无悬念。

但随后金门登陆战受挫,紧接着朝鲜战争爆发,毛人凤借着局势混乱,秘密派遣特务回到台湾,重新接管保密局,在情报战上由半隐蔽状态转向主动攻击,严重打击了我军在台的地下党。

诸多因素致使解放军并没有一鼓作气解放台湾,国军能逃过一劫,毛人凤在情报方面的工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因为毛人凤在抗战期间和国军退守台湾后,在情报工作上的贡献,授予他国军上将军衔。

毛人凤一生没有亲自上阵带兵打仗,仅凭情报工作上的表现就成为了大将军。

图|国军撤离南京,向台转移物资

蒋介石败逃台湾后,于1950年3月又通电“复行视事”,当时李宗仁已逃往美国蛰伏起来,老蒋顺势废除了他身上的代总统职务,正式复职“总统”。

他回顾抗战胜利后,国军百万大军短短3年内就在我军面前节节溃败,深知这与国军在政治、军事、经济各方面的腐败,以及内部权力倾轧有很大的关系。

老蒋复职后面临的形势并不乐观。在败退台湾之前,国统区内就一片乌烟瘴气,使得民心尽失;国军退守台岛宣布成立“台湾国民政府”后,内部仍十分混乱。

为了挽回国军的公众形象,蒋介石下令查处一批臭名昭着的“大老虎”,以此向民众表明整治贪官污吏的决心。

因为此前被桂系逼迫下野,心有余悸的老蒋更加注重集权,他借“治腐”之名驱逐了能够威胁到他的亲美派国军高层,然后陆续下达“戒严”命令,严格控制各级军士官员在台湾的进出。

为了完全摧毁我军在台湾的地下工作,他下令对台湾全境进行全面彻底的清查,并将这项工作交由毛人凤的保密局全权负责。

蒋介石试图通过在国民党内部进行一系列政治、军事整肃,来巩固他在台湾摇摇欲坠的统治。

台岛看似地域狭小便于管控,实则空间不足不利发挥,争权夺利更为激烈,蒋介石的亲信尚且不够位置安排,许多人从大陆跟随他到台湾,在官场中挤破了脑袋也难尝宿梦。

再加上蒋介石在台的一系列整肃活动,触动了许多人的利益,部分不如意者日渐与老蒋离心,甚至对其心生怨气,其中就有毛人凤和毛邦初。

图|毛人凤

蒋介石复职后的第一项人事任免,就是任命长子蒋经国为“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全权负责国军整肃事务。

蒋介石曾数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经儿可教,纬儿可爱”,蒋经国是他的唯一后人,因此他毫不避忌地将许多要害部门的人事权都交付予这个长子。

老蒋还特地设置了“总统府机要室”,负责配套掌控国防部、总政部、行动员会等重要部门,并一手将蒋经国推上“总统府机要室资料组主任”的位置。

别看这职位只是一个“主任”,实际却能统领整个台湾的情报工作。

因为这个“主任”手上握有包括保密局在内的所有特务档案,还享有对台情报特务机关人事任免的权利。

蒋经国上任后马上大刀阔斧地对保密局进行改组,他数次公开强调:

“军统、中统两大特工组织合为一家,严加整肃,统一运筹。”

在他的运作之下,内调局因为首领陈立夫不在,很快就被蒋经国掌控,但保密局却始终没有被攻破。

保密局的前身是军统,由毛人凤掌控,蒋经国的举动,就相当于要徒手从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的嘴边抢下一大块蛋糕。

在外界看来,蒋经国是公认的“接班人”,是一个在情报系统中毫无经验的“太子”,而毛人凤是深耕情报系统的“总统耳目”,两虎相斗可以说是针尖对麦芒。

毛人凤想要保住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势必要对蒋经国还以颜色,二人为了争权进行数次较量,在权利倾轧中毛人凤率先得到了打击蒋经国的机会,那就是毛邦初案。

图|毛人凤和蒋经国

毛邦初在官场上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因为他完美契合蒋介石“黄埔浙江”的用人审美:他既是浙江人,又是黄埔军校三期毕业生。

也就是说,毛邦初不仅是蒋家亲戚,还与蒋介石有着师门关系。

他本人也比较有军事天赋,从黄埔军校一路转到航校空军飞行专业,毕业后就被派到意大利进行空军受训。

毛邦初受训回国后,先是帮助国军组建“中央航空学校”,后来又在抗战时期参与淞沪会战,指挥中国空军进行对日空战。

他表现还好,因此蒋介石也欣赏他,这让他在国军中官运亨通。

抗战胜利之后,毛邦初被授予中将军衔,并出任国军空军总司令部副司令,而这个“副司令”就是毛邦初一直隐藏极深的心结。

在他看来,空军总司令一职应该由他来担任,但蒋介石却把这个职务先后给了黄埔一期陆军出身的周至柔和王叔铭。二人并非专业出身,跨过界来指挥陆军,让毛邦初对此极为不满。

不仅如此,蒋介石还把毛邦初从头参与组建的“中央航空学校”校长一职给了周至柔,而他忙活了半天却被人摘去果实,心中更是愤恨。

图|黄埔军校时期的毛邦初

其实毛邦初与周至柔早有旧怨,这牵涉到一桩秘案。

早在抗战初期,毛邦初就出任空军驻美办事处主任,这可是一个肥差!当时美国向重庆国民政府租借法令援助,并不断给予大批的物资和资金支持。

其中有一大笔借款,是美国方面明确告知蒋介石要用于购买美国战机的,除此之外,老蒋自己又凑齐了一笔购机巨款,二者相加能买下将近1300架飞机。

老蒋把这笔巨款交到宋美龄手中,让她前往美国,并命毛邦初配合购机事宜。

结果毛宋两人最终只买回来300多架战机,其余款项不翼而飞,时任国军空军总司令的周至柔在和二人进行交接时,看到战机数量直接惊出一身冷汗!

周至柔急忙向毛宋二人讨说法,但在宋美龄的强势施压下,最终也只能忍气吞声。

周至柔拿宋美龄没办法,就将仇恨转到毛邦初身上。

由于所购战机远远低于预期,抗战期间中日爆发激烈空战时,国军实际仅有91架真正具备作战能力的战机能升空作战,致使国民党空军战士高志航、乐以琴、李桂丹等人在对日空战中牺牲。

这次的购机事件因有人向蒋介石匿名检举而暴露,因贪污极大影响恶劣,蒋介石不得不严查,但为了稳定局势平衡利益,他严查之后却没有施加惩罚,反而命人逮捕了检举人,暗中羁押了他15年。

美方也介入了此次购机事件的调查,但调查期间南昌机场发生了离奇的失火案,许多战机都在烈火中损毁了,调查没法继续,蒋介石只能推出了城防司令杨杰来背锅。

美方因此对以蒋介石为首的重庆国民政府极为不满,前美国总统杜鲁门就曾公开斥责:

“我们一直在支持一群贪婪的罪犯!他们从我们援助的数十亿美金中偷了7.5亿”

杜鲁门甚至在采访中谈及此事时还暴了粗口:“They're thieves, every damn one of them(他们一个个的全他X的是贼)!”

购机一案就这么不了了之,周至柔和毛邦初的梁子也结下了。

图|周至柔

1949年国军撤离南京退守台湾,临走前进行了大批物资转移,这只是明面上的,实际上蒋介石早在1948年末就开始了资产转移。

在他被李宗仁等桂系逼迫第三次下野时,就已经扣下了1000万美元的国军军购公款。

经由蒋经国力荐,他把这笔预计用于东山再起的“老本”汇入毛邦初以及俞国华的美国账户。他规定若要支配这笔钱,必须要由毛、俞二人同时开具证明,但若情况紧急,则优先由毛邦初掌管支配权。

蒋介石复职后,为了巩固对台岛的军事统治,决定要大规模扩建空军,这需要极大的资金,他想要用到之前布置好的1000万美金,这才牵扯出毛邦初贪污腐败、挪用公款的案子。

恰在此时,周至柔眼红手握肥差、在美国生活极为滋润的毛邦初,意图与毛邦初夺利,插手军购业务,于是主张于国军空军司令部内部新设“中国国际商业公司”。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取得美国柯克上将的支持后,向美国购买300万加仑航空用油。

毛邦初得知此事后火冒三丈,致电周至柔让他撤回交易合同,理由是:该合同购进的航空用油比自己驻美所购的航空用油,总计多出了10万美金的费用。

但周至柔毫不理会,还嘲讽对方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毛邦初一怒之下,通过顾维钧向蒋介石打小报告:周至柔所购战机每架均高出美国市价2万美元,其中有人贪污军款。

蒋介石得知后十分震惊,连忙召毛邦初回台述职,毛周二人狗咬狗,险些又牵出之前宋美龄购机事件,蒋介石再次为了稳定局势淡化此事,并放任毛邦初继续驻美。

但毛邦初的怒气已经被激起,他早就因周至柔占据国军空军总司令一职而对蒋介石心生怨怼,又因之前的购机案养大了胃口,于是把手再次伸向了军用公款。

他不仅挪用军款,还利用当时复杂的国际局势、蒋介石和李宗仁的斗争,在各个国家、派系之间做多面人,投机倒把谋求私利。

图|毛邦初和周至柔

毛邦初案事发后,蒋介石公开斥责了蒋经国,然后往美连发电令,命毛邦初卸除一切职务回台受审。

毛邦初狗急跳墙,不仅拒不受命,还主动通知美国媒体召开记者发布会。

他在会上抖露了抗战期间购机事件的始末,把自己与周至柔的恩怨、“台湾国民政府”内部争斗、蒋氏父子和美国共和党议员的权钱交易都摆到了台面上,并声称自己遭受了迫害。

蒋介石忍无可忍,再加上毛人凤的煽风点火,终于将毛邦初告上了美国法庭。

1951年11月19日,美国华盛顿地方法院对此案进行庭审,毛邦初没有出席,而是委托律师在纽约发表声明称“蒋介石这个篡位者没有指控权”。

11月24日,李宗仁配合毛邦初向华盛顿地方法院致公开信,并向美国各媒体都公开了信中内容,称自己只是暂时旅美,自己是中华民国的合法总统,所谓的以蒋介石为首的“台湾国民政府”并无权对毛邦初提起诉讼。

多方角力之下,华盛顿地方法院最终还是采纳了毛人凤的保密局提交的证据,裁撤台岛驻美办事处,并对毛邦初加以限制。

毛邦初只好携巨款投奔李宗仁,后来又辗转逃到墨西哥等地。

在外漂流7年后,毛邦初在1958年经由协商,主动归还大部分贪污军款(640万美金),这才得以和“台湾国民政府”达成和解。此后他一直在洛杉矶定居,直到1987年逝世。

毛邦初能顺利卷款外逃,得益于蒋介石对他放宽处置。

在案发之初,毛人凤及手下的保密局在此案中过于活跃,引起了老蒋的警惕。

他明知毛人凤是想借机打压蒋经国,就尽可能淡化此案的影响,甚至暗地里逐渐削弱毛人凤在情报系统中的分量。

图|蒋经国和毛人凤

毛邦初一案让蒋经国和毛人凤再无和解可能,二人夺权之战走向激化。

为了扳倒毛人凤,蒋经国主动设下一局:他在改组情报系统时下令让保密局和内调局部分人员互调,将保密局行动二处处长叶翔之公开调到自己身边,然后故意向毛人凤透露叶翔之贪污受贿的马脚。

此前叶翔之曾利用职务之便趁机打劫台湾民间富豪并收受了170根金条,保密局特务得知此事马上汇报,毛人凤又想故技重施,像毛邦初案一样,借此事打击蒋经国。

他计划要向蒋介石打小报告,指控叶翔之贪污犯罪的同时,又宣扬蒋经国识人不清、包庇手下罪行。

他的做法正中蒋经国的下怀,叶翔之在保密局工作多年,也是情报特务工作的老手,得知毛人凤不留情面的做法之后,他彻底倒向蒋经国的阵营。

蒋经国赶在毛人凤递交证据之前,亲自到蒋介石办公室为叶翔之说情,让蒋介石放他一马,本就偏爱长子的老蒋同意了。蒋经国前脚刚走,毛人凤后脚就将材料递到老蒋的案头。

他看完材料之后非常生气,怒骂毛人凤:“你们怎么搞的,天天斗得乌烟瘴气,叶翔之明明是个好官员,你为什么一定要整他?!”

没有如预期般打击到蒋经国,毛人凤只得灰溜溜退出老蒋的办公室。

图|蒋经国(右)和毛人凤(中)

蒋经国想要加快掌握保密局的进度,老特务郑介民就为他献上一计:

混编保密局和内调局,打破两局长期以来的对立局面,开办多期训练班进行新生综合召训,同时复训两局现有官员。

这项改革从根本上结束了国军情报特务系统长期以来私人割据的局面,打破了毛人凤在保密局的“私人王国”,让现代谍报体制得以初步形成。

在此之后蒋经国又利用“杜长城案”铲除了毛人凤多名亲信。

杜长城时常“孝敬”毛人凤的太太向影心,借机和毛人凤保持密切的关系,曾出任国军国防部技术总队队长。

在毛人凤和蒋经国争斗进行到白热化时,杜长城急功近利出错招,竟然想要绑架蒋经国并灭口。但计划还没来得及执行就被察觉了,杜长城也因此被捕。此案引得蒋介石大怒,亲自下令所有涉案人员一律枪毙,其中就包括毛人凤的另一名亲信胡凌影。

毛人凤接连损失心腹,又在与蒋经国夺权之战中逐渐失去了蒋介石的信任,最终众叛亲离被属下接连告发,看在以往的功劳上,蒋介石只是撤销了他保密局局长的职务。

保密局和内调局全部向蒋经国低头,再加上彭孟缉在1954年也主动把手上的情治权力移交给蒋经国,至此台湾特务情报系统的全面整合改组已成定局,蒋经国也成为统领台湾情治工作的老大,手中掌握了将近8万特务。

毛人凤罹患癌症、重病缠身赴美医治,可治疗过一段时间后并没有太大起色,1956年9月,毛人凤挣扎着返回台湾。

回到台湾后,毛人凤将性命寄托在了江湖游医身上,10月14日,毛人凤在喝完游医给他熬制的草药之后,突然病情恶化,因为痛苦在床上翻滚。

那位江湖游医见状赶紧逃命,向影心将毛人凤送往医院,原本就没有多少日子的毛人凤,因为胡乱吃药,提前断送了自己的性命,罪恶的人生终于画上了句号,卒年58岁。

1961年,由蒋经国领导的横贯公路竣工以后,曾经邀请过一些台湾文化界的人士一同游览。

当时《香港时报》的主笔曾询问过蒋经国:

“经国兄,你领导筑成这条公路,对台湾是有大功的,将来你会因此在历史上有地位。你不应该去负责特务,做这种事情,在历史上要留下骂名的。”

蒋经国沉默许久,或许是在内心做着最后的挣扎,然后很生气地说道:

“要不是‘总统’的命令不能违抗,王八蛋才要做这种事情!”

也许在和毛人凤争锋相对的那几年,蒋经国不止一次在心中痛骂毛人凤是“王八蛋”吧。

打赏
海报
收藏
长按下面的图片另存或分享给好友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