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独眼老农头痛难忍,医生发现颅内子弹,才知他是抗战老兵

2022-01-15 07:05 温读

2010年8月,在湖南省衡阳市的农村,一个老农民突然头疼不止,这是他的老毛病了。这一次突然发作,家人都以为是干活累到了亦或者是天气太热,赶紧催促老人回去休息。

老人不肯回去,只是坐在阴凉地方歇了一会,吃了片止疼药,便打算立即回田地里劳作。但是他的头疼却不见缓解,甚至还愈演愈烈。

家人见状有些担心,老人年纪已经不小了,今年已经86岁了,这种剧烈不止的头疼很可能是各种疾病的先兆,必须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但是之前催了好多次,老人都舍不得那个钱。

老人接受CT检查

正午的太阳愈来愈烈,老人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他用手不停地敲着脑袋,突然一阵无力,眼睛一花,便不省人事了。

家人在一旁看见老人晕倒,立马赶过来。

这下子,也由不得老人做主,子女立马把老人送进医院。

在医院,医生得知老人的年纪和症状,初步判断了病症,觉得很可能是脑出血或者是脑血栓。疼成这样,老人的症状有可能在之前的拖延中加重了。另一方面,老人的右眼已经失明了,据家人说,这是很早就受的伤。医生也不排除头疼的问题和这个伤势有关的可能。

为了进一步确诊,医生安排好后续检查,老人立刻被送入核磁室。

核磁结果出来后,医生惊呆了。老人的头部竟然有一个长2.61厘米、直径1.15厘米的子弹,这个子弹距离老人的神经中枢非常近,再偏几毫米就可以要了老人的命。

图|老人脑部CT显示有一颗子弹

按照家人的说法,老人一直是本分老实的农民,几乎没有出过村子,这个子弹又是从何而来。医生翻查老人的病历,之前也并没有因为中弹接受过治疗。

这一情况太过蹊跷,子弹往往代表着危险的意味,以防万一,医生向警局反映了情况。

家人等了半响,等来了前往医院调查的警察。

警察得知老人情况后,预设了几种可能性,起初,他们以为老人可能是遭遇什么危险,或者遇到了什么凶残的罪犯。但是,家人的回答却将这些猜想都否决了。

家人表示,老人一生穷苦,为了家里的生计劳心劳力,每天起早贪黑在田地里打转,基本没有离开过家人的视线。而且,也没有过失踪的情况,如果是中弹受伤,总不可能立马就伤势痊愈吧。

在经过询问后,警察又有了另外一种猜想,于是向家人问道:“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当过兵吗?”

这一下子,家人都愣住了,在场的是老人的子女和妻子,对他年轻时候的事情了解得比较少。还是老人儿子突然想起来,老人以前给他讲过战场的事情。

于是警察立即着手调查,但是相关部门没有任何和老人有关的参军记录。

这一切的谜题只能老人亲自解答。

待到老人醒来后,见到身边焦急等待的子女,这才知道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听到警察的询问,老人苦笑,自己确实当过兵。

“但是为什么没有任何的记录呢?”

“我叫徐芳耀,当兵的时候没有文化,把‘耀’弄错成了‘跃’,我在部队里的名字变成了徐芳跃。”老人解释道。

警察查找“徐芳跃”这个名字,这才找到老人的从军记录。他是一位参加过辽沈战役、衡宝战役、朝鲜战争的老兵,还多次受到功勋表彰。

图|老人徐芳耀

徐芳耀是土生土长的湖南衡阳人,于1924年出生,在他的童年里,这片大地已经被炮火、战争覆盖。小时候,徐芳耀家里穷,也没有钱去上学,一家人能多活一天都要感激老天爷饶命。

虽然百姓生活难,但是情谊却很真。父母艰难将孩子拉扯长大,兄弟几个得了一个馊掉的窝窝头,都要互相让着吃,邻里乡亲时常也会互相帮助。

在这样艰难的成长中,徐芳耀甚至都没有力气去仇恨谁,只能祈求每天能够吃饱肚子就好。

1944年,徐芳耀已经20岁了,他是家里的重要劳动力,但是却被国民党军队强制征兵抓到了队伍里去。这一去,他和家里的联系就断开了。

那时候,日军在战场上的形势十分不好,中国战场、太平洋战场接连失利,使得日军的侵略计划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因此,为了彻底占领中国,日军发起了“一号作战计划”,决定以衡阳等重要交通枢纽为核心,全面侵占中国南北铁路线路。

在南方地区几个重要交通枢纽城市接连失守后,衡阳的地位变得至关重要。

为了打赢这场仗,国民党军队强制征收士兵,把普通青年男子拉到战场上。这些未经过训练的百姓并不可能一下子就成为勇猛的战士,他们的主要用途是修建各类工事。

徐芳耀被抓之后,只能埋头苦干,他安慰自己,好歹在这里也能混口饭吃。等战争结束了,就可以回家了。

徐芳耀的愿望很简单,他只想和家里人团聚,一起过贫苦而又幸福的生活。

但是衡阳守卫战却失败了。

在这场战斗中,徐芳耀见识到了战争的残酷,尸横遍野。他这辈子第一次见识到那么多的血,无数个同胞命丧这场战斗之中。

图|年轻时候的徐芳耀

日军惨胜后,无论是士兵、百姓还是被抓来修战壕的劳工都成了他们的俘虏。

徐芳耀在俘虏营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他们所有俘虏都是日军的奴隶,没日没夜干着苦力活的同时还要遭受到精神虐待。徐芳耀有时候好几天都吃不上饭,甚至还要因为干活慢挨打。

有的时候,日军甚至只是因为想要杀人,就拉几个人去残忍虐杀。

徐芳耀眼睁睁见着昨日还和自己说起家里人的同胞,第二日就变成了日军的刀下亡魂。

在这段被俘虏的日子里,徐芳耀彻底见识到日军的残忍和无耻,他不禁问自己,有这样的侵略者在,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真的能够安稳生活吗。

为了活命,徐芳耀和几个俘虏约好,一起在夜里逃跑。

于是,他们抓住看守空隙,偷偷跑出俘虏营。但是很快就被日军发现了,追上来的日军当场杀掉了几个俘虏,还把徐芳耀等人沉到湘江。并用机枪对着湘江江面扫射。

在这样猛烈的炮火下,逃跑俘虏几乎当场毙命,只有徐芳耀一人还活着。他被江水冲到了岸边,侥幸捡回一条命。

要回家去,一定要回到家里去。

怀着这样的心情,徐芳耀苦苦奔走,既要躲避当时衡阳境内的日军,还要找到回家的方向。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又走到了哪里。

衡阳守卫战失败,日军占领衡阳地区

一心想要回家的徐芳耀,还是没能如愿。

他在松木塘附近,遇到了另一支国民党军队,被再次抓入军队,这一次他成为了一名士兵。

虽然没有办法回到家乡,但是他听这支队伍的人说,这是要去打侵略日军,徐芳耀心里面有了动摇。他想到那些无恶不作的侵略者,一腔热血涌上来,他觉得作为一名士兵也不错,能够亲自守护自己的亲人。

在对日战场上,徐芳耀虽然是一个普通士兵,但是他不怕苦、不怕牺牲,勇猛杀敌。怀揣着对日军的仇恨,和对回家的渴望,徐芳耀跟随部队讨伐日军。

1945年,日军投降。

本以为战争就此结束,徐芳耀满怀欣喜地等待放下枪回到家,没想到部队的枪口却调转向了自己的同胞。作为国民党军队的一员,徐芳耀不能违抗军令,只能跟随部队前往东北。

1946年,在四平战役中,徐芳耀所在部队失败,他成为了解放军的俘虏。

再次成为俘虏,徐芳耀已经想到自己被虐待甚至是被击毙的未来了。

但是,他所想的这一切都没有实现。

解放军有优待俘虏政策,徐芳耀在这里不仅没有遭到任何毒打,反而过上了前所未有的生活。部队的医生为他治好了身上的伤,战士给他做了热腾腾的食物,他在这里也知道蒋介石因为一己私欲发动内战,导致无数百姓生活水深火热的事实。

伤好之后,解放军非常体贴地打算送徐芳耀回家,甚至为他准备好了一笔路费。

没想到,一心想和家里人团聚的他却拒绝了。

第二次被俘虏的日子里,徐芳耀见识到了什么是温暖的队伍、什么是有人情味的队伍、什么又是真正体贴百姓、关心百姓的队伍。

他打算加入解放军。

就这样,徐芳耀成为了47军的一员。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自愿参军,他的心也自此永远属于解放军。

在登记信息的时候,徐芳耀作为南方人,说话有些当地口音,东北部队的战士听不太清楚,误把“耀”听成了“跃”,徐芳耀自己也不识字。就这样,他的名字在解放军信息中成为了“徐芳跃”。

徐芳耀名字错写成了徐芳跃

1948年,徐芳耀以解放军士兵的身份登上战场。

这一次,他站在了辽沈战役的战场上,冲在最前线,心里面想着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他不再是只求吃饱的那个楞头小伙子,而是想要和平、想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战士。

在最后反攻关头,徐芳耀向敌人疯狂扫射,打开了队伍冲锋的一条路。但是自己的腿却被子弹贯穿,导致腿部受伤难愈。

每逢阴天下雨,伤口都钻心地疼,但是徐芳耀谈起来却很自豪,这是他的“军功章”。

伤好后,徐芳耀很快就回到了战场上,一路跟着部队打到南方。兜兜转转,他竟然从东北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衡阳。

1949年,徐芳耀跟随部队击败国民党军队,守护衡阳地区,他用自己的血肉守护了自己的家乡。这场战役就是着名的衡宝战役,徐芳耀还因为表现优异,被部队授予功勋表彰。

在战役间隙,离家5年的徐芳耀终于能够联系家人,在战友的帮助下他给家里人写了一封信,但是落款自己的名字却写错成了“徐芳跃”。阴差阳错,这个被误读的名字竟然变成了徐芳耀的第二个名字。

只不过家里人收到信后,却很疑惑。

好在,后来部队再次寄来一封信,徐芳耀解释清楚情况。家人这才明白“徐芳跃”就是消失的徐芳耀。一家人十分高兴,他们本以为徐芳耀死在了战场上,没想到不仅活了下来,还成为了一名英勇的解放军战士。

哥哥徐芳生拿着信亲自到部队,与徐芳耀相见。

兄弟二人久别重逢,两个大男人一见面竟然都哭了出来。在这之后,直到1955年退伍转业,徐芳耀一直未曾回过家中,见过父母。

衡宝战役

1949年10月1日,徐芳耀无数次回想起来这一天,都会感到自豪激动。在这一天,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所有的苦难、所有的战争都将从这片土地上离去。

徐芳耀看着自己的双手,短短几年里,他的人生几经变迁。他从劳工、到俘虏、再到战士、又变成了俘虏,最后自愿成为一名战士,身份反反复复变化,心态也伴随着经历产生改变,但是不变的却是那份渴求和平的内心。

在这个时候,衡宝战役还没有彻底结束,徐芳耀与战友们一同感受开国大典的激动,也激发起了对这场战争胜利的渴求。

他们与敌人激烈战斗,将这片地区的百姓牢牢护在了身后。

10月16日,衡宝战役胜利,徐芳耀看着自己的家乡,开始畅想美好的未来。还没来得及体会和平安稳的日子,也还没来得及和家人团聚,徐芳耀就再次奔赴战场。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

徐芳耀积极响应号召,鉴于之前徐芳耀的英勇表现,他成为了一名机枪手。

机枪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了胜任这个位置。徐芳耀不断磨练自身的能力。他依靠着之前的作战经验,也观察优秀机枪手的作风,终于将自己变成战场上的一把尖刀,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机枪手,在战场上直击敌人心脏。

这种优异表现,不仅让他成为部队的得力干将,也让他成为了敌人眼里的一颗钉子。

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在一次战斗中,徐芳耀被敌人正面击中面部,子弹从他的右眼穿过。他当场倒地,生死未卜。

战友把他背回了营地,医生见状,立即着手治疗。当时的医疗条件艰苦,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徐芳耀头部的子弹才被取出来。但是仍需要休养许久。

在那之后,徐芳耀就落下了头疼的毛病,只是战场形势严峻,他不愿意一直被人照顾。为了重回战场,徐芳耀隐瞒了自己的身体情况,他也一直以为自己的头疼是此时受伤留下来的后遗症,因此之后也就没有多在意。

徐芳耀的营长不放心,问了好几次,他是否真的伤势痊愈了。

徐芳耀每一次都坚定地回答,“可以,我可以重新回到战场上。”

即便营长不相信,但是他也说不过徐芳耀,只能让这个机枪手重新成为战场的一员。

在之后的战场上,徐芳耀和营长、和战友们并肩作战,用自己的机枪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敌人。但是战场上的牺牲总是难免的。

被志愿军压着打的美军,出动了飞机炮弹,对阵地进行轰炸。

在这样的炮火下,营长猛身抱住徐芳耀,用自己的后背挡住炮弹,徐芳耀活了下来,营长却牺牲了。

看着一直照顾自己的营长死在了自己面前,徐芳耀怀着悲痛,和敌人拼杀。

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徐芳耀也腰部中弹倒地,他昏迷前感觉到身上一重。醒来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叠着战友的尸体,正因为战友的保护,还活着的徐芳耀没有被美军发现。

但是,看着周围遍地的尸体,徐芳耀不知道自己活下来有什么意义。战友都死了,他一个人存活着,却仿佛背上了重重的负担和罪孽。

身受重伤的徐芳耀被带到后方治疗,等到伤好之后,他再一次回到战场。这一次,他背负同伴的生命,面对扑上来的美军,眼神充满仇恨的火焰。

战场上勇猛作战的志愿军

1954年,朝鲜战争结束后,徐芳耀带着一身伤痛回到家中。见到久别的家人,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把这些年的委屈、痛苦、悔恨一股脑哭了出来。

回家后,他娶妻生子,却很少说自己当兵时候的事情。即便妻子问起他右眼伤痕,他也只是长叹一声,不肯说出。这伤势背后的经历,对于徐芳耀来说太过沉重。

1955年,政府为徐芳耀安排好工作,让他能够衣食无忧、安稳养老。

但是政府的优待却让徐芳耀感觉到不安,他总是能够想到战场上牺牲的战友,觉得自己有愧于如今的生活。

自己占着政府的资源,眼睛也瞎了、身体也不行了,也创造不了什么价值。

在这样的愧疚和自责中,徐芳耀度过了5年。

直到1960年,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徐芳耀主动提出要回家务农。

政府挽留他,没想到徐芳耀十分坚决。他觉得自己是个大麻烦,不想就这样浪费资源。

谁也说不动他,心意已决的徐芳耀辞职回家,将所有的往事深埋,不再和任何人说。种地的日子虽然贫穷,但是用双手创造粮食却让徐芳耀感觉到很满足。

实际上,他多年打仗,种地方面已经很生疏了。起初开始种地的时候,徐芳耀一家生活十分艰难,但是他也不曾向政府开口,因为他总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老人徐芳耀的右眼伤痕

听完徐芳耀的故事,医生和警方都十分佩服,但是也有一点疑惑。据徐芳耀自己说,当时战场上脑部中弹后,医生立即把子弹取出来了。

可是为何现在他的脑部仍然还有一颗子弹存在呢?

为了调查清楚情况,医院组成了专家组,对徐芳耀脑部子弹进行研究。在询问过当时战场的政委等人后,确认徐芳耀确实在战后阵地被取出一颗子弹。

经过讨论,专家猜测:当时美军所用的冲锋枪是高速连发的M3冲锋枪,这种枪的威力不足,徐芳耀当时应该是连中了两颗子弹,且都因为威力不足,没能够穿透脑部,第一颗子弹被第二颗顶进了大脑深处。

而当时战地的医疗设备极差,没能对徐芳耀进行脑部检查,因此只发现了表面的一颗子弹,医生也只取出了这一颗,忽略了另外一颗。

徐芳耀的头疼,也是因为子弹遗留在大脑内部所导致的。

这么多年了,徐芳耀自己也没有往这个方向想,他一家人生活贫苦,多花一点儿钱去医院根本舍不得,这一拖,就拖了几十年。

徐芳耀过着贫苦但是安稳的生活

医生也表示,如今想要取出这颗子弹很困难。一方面子弹停留在老人的脑部时间很长,动手术的难度特别高,风险也很大;另一方面,徐芳耀如今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很难承担开颅手术带来的风险。

为了安全起见,只能通过保守治疗,在日后的日子里,以药物手段缓解徐芳耀老人的疼痛感。

徐芳耀表示,自己就这样带着子弹离去也很好,“这是我的军功章”,他说着。

政府立即表示,之后的治疗费用国家全部承担。

“您是英雄。”他们对徐芳耀老人说道。

面对医生和政府的尊重,徐芳耀却连连摆手,“我不值得一提,我那些牺牲的战友们才是真的英雄。”

就像是徐芳耀大脑里的那颗子弹,过去的经历和他已经融为一体,他早已不为这些荣誉所动。在晚年的生活中,徐芳耀更多地想和自己的家人一起,体会幸福平安的日子。

打赏
海报
收藏
长按下面的图片另存或分享给好友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