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缺乏自省和批判的群体——读张抗抗《丑陋的老三届》

2022-01-26 01:30 濠江客

最缺乏自省和批判的群体

——读张抗抗的《丑陋的老三届》

来源 | 夜读社

前些日子,中国作协召开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届副主席张抗抗没有参加会议,也没有入选选举新一届作协领导班子。

张抗抗通过作家傅兴文解释了原因。因为张抗抗是过敏体质,一针疫苗也没有打。按照规定,没有打过两针以上疫苗的人,不能参加作代会。再加上她说她已经71岁了,该退下来了,就放弃参会了。

其实,这个说法是挺苍白无力的,真实的原因大家都明白,所以也就没有必要解释了。

不由想起近几年广泛传播于网络的一篇文章:《丑陋的老三届》,作者正是张抗抗(不过,现在似乎见不到了),有如手术刀一般犀利和尖刻,直击老三届的肋叉子,撕掉他们带着谄笑和虚假的面皮,露出里面藏着的丑陋的一面。现实生活中,有人亲眼见识了张抗抗《丑陋的老三届》一文的文字杀伤力!——当他口头转述该文时,竟然把一年逾花甲的老知青气得当场脸色通红,血压升高,吃了药才平复下心情。

文中这样的笔触比比皆是,比如:

“不要再用‘知识青年’这样自欺欺人的词语了吧。能不能平心静气地抚心自问:我们这一代中的大多数人,可曾真正拥有过文化和知识?”

“老三届这代人中高中生的比重只占很少的一部分,大都是初中文化程度,而文革前的初中教材,过分强调意识形态的灌输,在知识结构上具有极大的缺陷。我们知识沉淀最‘厚’、烙印最深的那部分,并非人类优秀的经典文化,而是‘阶级斗争’、‘知识无用’等教条主义,是红宝书的语录,是样板戏的歌词,是大串联中抄写的大批文章。有人说这一代人是喝‘狼奶’长大的,其实还应加上泡饭和咸菜——蛋白质含量太低。”

“不要再仅仅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文革’的牺牲品,是政治的殉葬物。不要忘记‘文革’中抄家、破坏文物的红卫兵是这一代人;不要忘记‘文革’中打死老师的革命小将是这一代人;不要忘记疯狂地鼓吹并推行血统论的也是这一代人。”

文章从历史发展背景上提出一个尖锐的现实问题,老三届是一个人才的断层,而这个断层现在正在深刻阻碍中国的发展。

对现在老三届身上普遍存在的对计划经济的眷恋和对市场经济的排斥,文章分析认为,这是老三届本身的知识结构和意识形态在本质上同市场经济难以相容;他们已经习惯了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适应了“大锅饭”的劳动报酬和生活方式,于是同今天的自由竞争原则产生了剧烈的抵触和冲突。

一锤定音,“老三届是曾受极左意识形态毒害最深的一代。然而许多老三届人至今还不敢正视自己曾误入的歧途,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社会,便轻易让自己解脱。”

这种现象,在许多老三届的回忆录、创业史和文学影视作品中,时常看到。

不能不为张作家点赞,在她身上,看到了老三届最缺乏的精神:自省和批判!

是的,老三届之所以丑陋,就是因为他们是最缺乏自省和批判的群体!

其实,丑陋的老三届,也是可怜的老三届。他们的青春里,没有令人留恋回味的诗意恋爱,却充满了硬邦邦冷冰冰的阶级斗争,紧接着的就是下放农村劳动。而人到了现在的年纪,是一定要回忆青春的,于是,只好把自己丑陋的青春,涂脂抹粉妆扮出一副火红青春的模样了。

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形容丑陋的老三届,也是同样恰当!

4
打赏
海报
收藏
长按下面的图片另存或分享给好友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