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王栋:成长与改变

2022-06-23 01:17 山石榴

成长与改变

文/王栋

(网络图片)

不止一个人说我:你胖了哈。你的肚起来了呀。岳父大人直接给出了我长胖的数据——你比前些年得沉二三十斤吧?我点头称是。岳父大人可以说见证了我的成长——二十多年前,他的女婿还是根豆芽菜。现在呢,脸蛋子涨起来了,肚也腆了,腰也粗了,几乎面目全非。

我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面貌,却记不起自己当年的模样。只看到两鬓有银丝冒出,日渐增多。唉!可怜白发生。于是,想起老陶的“盛年不再来,及时当勉励”的诗句。却不敢正视自己的年龄——怎么?年过半百了吗?最喜欢听别人说,你不像五十多的人啊,顶多有四十。这时,心里乐开了花,嘿嘿,我也学学阿Q,自欺一把吧。

对于身体的可喜变化,我十几年前是不敢想象的。正如我不敢想象自己会开车,能够自驾驰骋神州大地一样。我动手能力极差,学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中途一度想放弃。拿下驾照来,有运气成分。拿到本本,有了自己的车,却上路发慌。虽然没有充当马路杀手,其中的酸甜苦辣咸,只有自己清楚。现在,我一直回望那个当初没有彻底放弃考驾照理想的自己——虽然焦头烂额,虽然狼狈不堪,坚持下来,就成就了一个不一样的自我。要不然,现在的我,可能还骑着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哩。

成长改变自我。我是一个步入中年的文艺青年。爱好读书,爱好写作,但进步缓慢,简直就是龟速前进。我以前一个写作群里的文友大多改旗易帜,远离了文字,但我们还是朋友。他(她)们对我的坚持表示钦佩。我自嘲是厚着脸皮写。“雨里孤村雪里山,看时容易画时难。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朱砂画牡丹。”这是南宋李唐的诗句,道尽做事眼高手低的尴尬。清代袁枚有诗曰:爱好由来下笔难,一字千改心始安。阿婆还似初笄女,妆未梳成不许看。这是对文字的敬畏。网络时代,降低了文学的门槛,回头看看自己写的东西,不禁汗不敢出了……不过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放弃读书写作。没有谁是天生的作家,万一哪天就实现了作家梦呢?

读书写作全是业余爱好。我家姑娘说了,我爸要是靠作家这个名号吃饭,一家人早饿死了。所以生存是第一要务,然后才能谈自身的发展。我写作,纯粹是“自愚自乐”。写作,是记录生活,是倾诉思念,是排解忧虑,是稀释愁烦,是赞美,是歌颂,是宣扬……写作,是因为有爱,有情。

写作让我充实。也让我结识了不少同为草根作家的朋友,更有不少大咖让我仰慕。心无芥蒂,坦诚相待,我看到他(她)们的成绩,有欣喜,有祝福,也有小小的嫉妒,更有前行的动力。我也在他(她)们的关注中缓慢地成长、改变,努力地开出一朵朵小花,努力地营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长肉肉,更娴熟地驾车,写作更成熟一点儿……在成长中改变,在改变中成长。成长的路上,一直有我;成长的路上,感谢您的鼓励陪伴!

[作者简介]王栋,70后。茌平区人,农民。茌平区作协会员。有小说、散文、随笔等习作在江山文学网、山石榴、齐鲁文学、京西纪事等网站平台上发表。偶有文字见诸报端。

打赏
海报
收藏
长按下面的图片另存或分享给好友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