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老海图中的深圳

2022-06-23 01:28 羊城派

文/羊城晚报记者 李天军

图/羊城晚报记者 王磊

全国第一家民间海洋图书馆——大鹏半岛海洋图书馆在建馆时搜集图书和影像资料,馆长沈晓鸣意外地在国外图书馆发现了十六世纪的26张海图,竟然都有“Nantoo ”“Lantao”“Lamto”、或者“Singan ”的地理标签!地理位置与深圳非常吻合,沈晓鸣经过反复查证,认为以上标签即为南头、新安的拉丁文音译。16世纪的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他们的大三角帆船队是否到过南头?为什么会在海图上标注“Nantoo ”“Singan ”的标签?为什么近代深圳却在世界航海史籍籍无名?深圳,明朝时期的南头寨,在那时的大航海家脑海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羊城晚报记者于6月16日走进大鹏半岛海洋图书馆,独家揭秘古老海图中的深圳。

大鹏海洋图书馆馆长沈晓鸣

古老欧洲航海图上的神秘地名

深圳市大鹏新区一处不起眼的院落,号称全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民间海洋图书馆便坐落于此。馆长沈晓鸣接待了记者一行。

沈晓鸣开起了沙龙,讲起了大航海时代的深圳。他告诉记者,他意外地在国外图书馆发现了十六世纪—十七世纪的26张海图,竟然都有“Nantoo ”“Lantao”“Lamto”、或者“Singan ”,沈晓鸣认为这是南头,新安的拉丁文音译。

这是1642年出版于阿姆斯特丹的地图,图中标明南头(Lamtao)

为什么“Nantoo ”“Lantao”就一定指向深圳南头?沈晓鸣对记者说:“我对海洋贸易史比较感兴趣,也关注葡萄牙荷兰的亚洲航海图,我在国外图书馆网站用关键字中国搜索馆藏,第一次看到一张荷兰的航海图,在深港的位置上标着Lamto,当时并不认为是南头,因为香港大屿山在粤语里叫‘烂头山’。但随着看到的古地图越来越多,有标Nanto的,十七世纪后期的地图同一位置标Singan(新安)的,让我更加确认,这些古地图上标的就是深圳的前身——新安县。”

沈晓鸣指着一幅地图说,这是1593年出版于安特卫普的一张地图,制图师是十六世纪后期的杰出地图制作者Gerard de Jode。这幅地图上,深圳的位置被标注为Nanto。而另一张1642年出版于阿姆斯特丹的地图,是由阿姆斯特丹的Blaeu家族制作的一幅世界地图,在珠江口的位置明确标有Lamtao(南头的粤语对音)。这不是孤例,意大利制图师同一位置则标注Namtoo。这说明自明末以来,深圳一直在西方航海者的贸易地图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曾设寨是船只上溯珠江必经地

记者了解到,关于Nantoo(Lamto,Lartou)的说法,学界有一种意见认为是香港的大屿山。根据有二——一是大屿山又叫“烂头山”,粤语发音也很接近Nanto(Lamto,Lartou);二是根据罗明坚的《大明国图志》(第一本欧洲人编撰的中国地图集)里记载,大屿山被标作“Insula Namto”。

沈晓鸣对这种意见提出反驳,他认为理由有三。一,如果是大屿山,那么Nantoo在地图上应该画成一个岛,但这些地图是标在大陆上;二,罗明坚的《大明国图志》成书于1606年,但他查到的很多地图早于这个时间,并不受罗明坚的影响;三,很多地图制作之时,南山半岛上的南头寨已经设立有一段时间了,制图师应该更愿意把一个有行政驻地的点作为一个地图标示点。

这是1593年出版于安特卫普的一张地图,图上标注南头(Nanto)

深圳大学海洋艺术研究中心总监、著名海图研究学者梁二平高度认同沈晓鸣的推断。他接受采访时表示,史料亦可佐证沈晓鸣的推测。史料记载,南头古城始建于明洪武27年(1394年),当时为东莞守御千户所城;现存的南头古城是明万历元年(1573年)所立的新安县。据《明武宗实录》,葡萄牙人在探索广州的过程中,要溯珠江而上,首先要经过南头。

为了防止倭寇登陆,明政府在南头设立备倭总兵一职。为了能继续北上航行并请求明朝政府允许通商,1517年8月15日,护送葡萄牙特使皮雷斯一行的舰队指挥官费尔南向南头的备倭总兵递交了葡萄牙国王的亲笔文书,通报其“基本目的是为护送葡萄牙国王派遣出使中国国王的使臣……大使携有永修和好的国书”后,费尔南一行在广州等待两年才进入北京,其后被驱逐回到广东。后来发生了屯门海战,广东海道副使汪鋐率领中国水师在南头城外的屯门海域大战葡萄牙人,葡萄牙人大败。

航海史上曾有重要地位后渐衰落

梁二平认为,沈晓鸣的推断没有问题,可以明确说,“Nantoo ”“Lantao”“Lamto”、或者“Singan ”就是南头、新安。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新发现,因为海图一直就在那里,沈晓鸣能够把大航海时代的深圳“拎出来”,而且有证据,这是了不起的。对于重新认识深圳在海洋贸易、海防要塞的重要作用有意义,对于重塑深圳在海洋史上的地位有重大作用。

旅居深圳27年的马立安博士,是美国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博士后学者、美国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文化人类学系博士,正与哈工大(深圳)建筑学院开展合作项目《海洋中漂流的深圳》研究。1995年来深以后,她的研究方向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变迁,对于深圳变迁以及古老海图有着深刻认识。

对于沈晓鸣搜索到十六世纪十七世纪欧洲海图有深圳的踪迹,她认为,南头(新安)在明朝至清初很长一段时间,在航海史上拥有重要地位无可质疑,历史上的南头确实是船只上溯珠江的必经之路。但是因为清代对于海洋的忽视,宝安(深圳)的地位才日渐衰落。因为古代海洋贸易、船队沿岸而行的特点,南头(新安),即作为海防的要塞,也是由伶仃洋进入内陆珠江广州的必经之路,领取文书、获得补给,均十分重要。沈晓鸣把南头(新安)在航海史上十分重要的一页,掸落了灰尘,重新展示给了世人。

来源 | 羊城晚报

责编 | 许静

打赏
海报
收藏
长按下面的图片另存或分享给好友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