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照灯好书9月十大中外小说发布

2022-10-03 10:02 探照灯好书

探照灯好书

9月十大中外小说书单

“探照灯好书”由腾讯集团+阅文集团主办,QQ阅读、微信读书、腾讯新闻协办,探照灯书评人协会承办。根据21位读书人投票,每月评出10本中外小说、10本中外类型小说、15本中外人文社科好书。

我们致敬那些有“文学的美,思想的真,历史的重,关注当下,典雅叙事,优美表达”,有创造力、想象力、探索性的好作品。

以下是2022年9月十大中外小说,排名不分先后。

感谢这些作品的作者、译者、责编以及出品和出版机构。

中文原创 | 长篇历史小说

《大医·破晓篇》

马伯庸 著

博集天卷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22年9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王春林(山西大学教授、《小说评论》主编)

作为一位现象级的作家,一贯擅长于书写历史的马伯庸,这一次不仅把目光聚焦在了以济世救人为根本责任的医者身上,而且也把故事所得以发生的时代背景设定在了晚清也即中国现代性萌生的那个特定阶段。小说的值得注意处,一方面固然在于作家能够把历史场景和历史事件全都有机地融入到小说情节中,另一方面却更在于潜隐价值观上对五四以来以鲁迅为代表的主流叙事所形成的颠覆与解构。与鲁迅当年的“弃医从文”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马伯庸对一代医护从业者的倾心关注与书写。当马伯庸借助于人物之口强调表达以生命的存在本身为最高价值依归的时候,那种挑战鲁迅所谓“看客”心理及其麻木人生的意图,实际上也就昭然若揭了。

中文原创 | 长篇小说

《亲爱的蜂蜜》

笛安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2年8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徐晨亮(《当代》杂志执行主编)

笛安长篇新作《亲爱的蜂蜜》的叙事,笼罩着一种有光泽的蜜色。那绝非工业添加剂式的静好与甜腻——相反,笛安一如既往,诚恳面对现实生活的泥泞、坚硬,人们内心的千疮百孔,甚至席卷世界的强横风暴。然而,当人类幼崽“成蜂蜜女士”开口说话,一切都静默了,锋锐的边角亦变得柔软起来。

小说中的熊漠北与崔莲一,一如我们都熟悉的都市中年男女,常常在身不由己时软弱,在魂不守舍中犹疑,在伸出试探的手后,依然不敢相信。万幸的是,从成蜂蜜那里投射出的童真之光,照亮了他们生命里原本潜藏的线索,溯流而上,就会发现并不复杂的答案:作为幸存者已别无选择,“百年好合”是唯一的出路。

《亲爱的蜂蜜》是一部在作者生命经验的流淌中水到渠成之书。一个孩子的降临,也让周遭的天地被重新“诞生”了一次,给世界增添了若干蜜色的物质和无数毛茸茸的时刻,如果“蜜色”和“毛茸茸”还不够,要另外选一个词来修饰,那一定是——亲爱的。

中文原创 | 短篇小说集

上海爱情浮世绘

潘向黎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2年9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潘凯雄(评论家、资深传媒人)

这是继长篇小说《穿心莲》之后,鲁迅文学奖得主潘向黎在暌违12年之后推出的最新短篇小说结集,九篇相对独立却又彼此关联的作品,聚焦生活在具有摩登气息的上海男女青年,在他们的人生起伏、情感回转中描摹出一幅当代中国式爱情的生存图鉴:19岁的校园初恋,20岁的浓情热恋,30岁的复杂情缘,40岁的疲惫与曲折,近60岁的父母爱情……共同构成了当下上海爱情的多重场景,不仅是作家对不断变幻着的爱情世界的文学表达,也是对中国现代以降冯沅君、凌叔华、林徽因、宗璞等“闺秀派创作”审美风格的承续与变革。其亲切、细腻而又舒朗的小说美学,让她的作品读起来别有一种亲和力和穿透感。

翻译 | 长篇小说

《不再等待戈多:贝克特的最后岁月》

[法]迈利斯.贝瑟里 著

彭怡 译

海天出版社

2022年5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刘晖(书评人、资深媒体人、作家)

如果要用《等待戈多》的角度来看,这本书的声音不是像那两个叫狄狄和戈戈的流浪汉,也不是像波卓,而是像那个出场不多的幸运儿。他的声音低沉而激越,既像在抗辩、又像在独白,各种声部交织在一起,而这构成了这部书的基调。这本书仿佛是用贝克特的目光来看贝克特自己最后的岁月,隐喻奇特,荒诞中又带有一种奇妙的诗意。

中文原创 | 长篇小说

《如何是好》

阎真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22年9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唐山(书评人、原《北京晨报》副刊部主任)

曾写出《沧浪之水》《活着之上》的阎真多年积累后的新作,这次聚焦在一位进入房地产行业的年轻女性,一面与不断变动的外界环境抗争,一面与内心惶惑交战,试图在这个充满变数的时代中,保持住稳定而清晰的自我。每天都有愤怒、惊喜、恐惧、无聊、向往在敲门,无限错乱的线索,使人无法看清未来。身边既纷繁又单调,人人既丰富又乏味,该怎样对这次人生不绝望呢?如何才能说服自己坚持下去?阎真细腻地书写着精神生活在现实生活的围剿中,曲折的成长——人人最终都将接受成为普通人的结果,却为此耗尽全部努力,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否值得?小说不是通过曲折的情节取胜,而是深入人物内心,自成曲折,以心灵的辗转反侧、波澜壮阔反衬现实的种种无奈。小说中呈现出的独特美学特质,令人难以释卷。

中文原创 | 中短篇小说集

《西双版纳的女神》

残雪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2年7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张英《腾云》杂志副主编

残雪是一位把小说实验手法与本土生活经验表达结合得很好的作家。《西双版纳的女神》也不例外,在13个精巧的故事里,残雪继续她的文学实验之旅。

无论是随着矿产枯竭而逐渐寂寞的北方“雪城”、拥有庞大防空洞体系的“灰城”,还是因一次小误会而痛失猫咪的卖菜老人、在地下三层开小超市的女人、第一次接触死亡的小女孩……这些普通人的精神寄托与向往,情感的滋生与毁灭,生命意义的隐匿与显现,都被残雪记录下来,写在了这本小说集里。

中文原创 | 短篇小说集

《辛丑故事集》

弋舟 著

中信·大方

中信出版社

2022年8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徐晨亮(《当代》杂志执行主编)

继《丙申故事集》《丁酉故事集》《庚子故事集》之后,弋舟第四次用干支命名一本小说集,以六篇小说加上序言、后记,为2021这个让人百感交集的年份赋形。“人间纪年”这种形式,如同画框一样,寓示着这本小说集具有的某种“规定动作”般的色彩——书中有几篇直接是“命题作文”——然而,弋舟以一位小说家的卓越才能,让这种“规定性”升华为向着世界复杂的内里充分展开的创造性。“钟声”“化学”“鼓楼”“瀑布”,这些命题只是提供了“起兴”的由头,真正重要的是被词语所随机撬开的命运盲盒,将向我们所展示的处境、因果、事件或曰装置。本书最后两篇《拿一截海浪》《德雷克海峡的800艘沉船》,将这种创造的美学发挥至令人激赏的高度,也许可以借用本书的献词,将其称为具有“20年代美学风度”的新小说,如此判断是否准确并不重要,这更像一个句子的前半段,“所以……”,后半句的内容还留待每位《辛丑故事集》的读者自行填充。

中文原创 |长篇小说

《仪凤之门》

叶兆言 著

99读书人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22年9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王春林(山西大学教授、《小说评论》主编)

尽管不知道叶兆言命名的具体动机何在,但在我的理解中,如果说“仪凤门”是南京城一个实实在在的城门名字,那么“仪凤之门”的具体所指虽然同样是那座城门,但却似乎更多地赋予了仪凤门一种作为历史见证物的人格化特征。所谓“仪凤之门”,就是那座叫做仪凤的城门的意思,意在强调仪凤门作为一种人格化的存在见证着南京城一段跌宕起伏历史上的风风雨雨。在对《仪凤之门》的命名方式进行如此一种辨析的基础上,需要特别强调的一点就是,某种程度上,长篇小说《仪凤之门》完全可以被看作是《南京传》的副产品。如果没有《南京传》,就不会有《仪凤之门》的生成。尽管在《南京传》之前的叶兆言,也一直以书写南京为己任,但只有在对南京城的历史进行透彻把握的前提下,才可能产生创作《仪凤之门》的理性自觉,恐怕也是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

当然,换个角度说,我们也可以把《仪凤之门》看作是《南京传》的一种小说版,只不过叶兆言只是撷取了南京漫长历史上从1907年(虽然“楔子”部分张之洞重修仪凤门以及建筑江宁大马路的时间是1895年,但到了小说的正文部分,故事正是开始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慈禧太后驾崩的前一年,也即1907年)到1927年这二十年的一个片段而已。也正是着眼于这一点,一种具有相当可信度的结论就是,《仪凤之门》其实有着双重的主人公并存。如果说常规意义上的主人公可以说是杨逵,那么,另外一个非常规意义上的主人公,就是南京,或者更精准地说,就是南京这个主人公现代性的发生与发展过程。因为从晚清到民国1927年的定都南京,恰还是南京现代性生成与发展的关键时期。又或者,如果我们从艺术结构的角度来考察,那么,《仪凤之门》中很显然存在着两条或隐或显的结构线索彼此缠绕交叉发展这一现象。其中,显性线索毫无疑问是杨逵个人在一段历史中的起伏沉浮,隐性的线索则是南京城的现代性问题。

中文原创 | 长篇小说

《命运》

蔡崇达 著

果麦文化

浙江文艺出版社 广州出版社

2022年8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徐晨亮(《当代》杂志执行主编)

当一位作家将自己的首部长篇小说定名为“命运”,他一定是被某种热望所支配着。在蔡崇达这里,表达的热望或许来自多年非虚构特稿写作累积的对于世界的惑与不惑,或许来自《皮囊》里书写过的阿太及故乡众生提供的丰盈的精神馈赠,不过,更为根本的,还是一种重回生命底部与源头的愿望——探问我们自以为熟悉却始终无解的难题,温习先祖应对同样攸关性命之问题的方式。

从小说艺术的角度看,作者在反复摸索后,回到经典而恰切的结构方式,让九十九岁的阿太,站在命运的入海口,回望自己一生经过的溪流与山谷,在这样的讲述中,平常人们口中的“历史大事件”,如浪层层退去,袒露出谷底与河床至为坚硬的底部;而支撑着阿太一路行来的无声力量,也被赋予了形状,那是闽南民间人神共处的精神秩序,也是中原文明理念的某种变格——卑贱者化身为庇护众生的神明,边缘人被赋予预知命数的神力。

向着这样的原乡与内心最深处跋涉的旅程中,《命运》也最终用虚构文体独有的力量刻印下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地貌。

翻译 | 长篇小说

《姐妹》

[英]黛西·约翰逊 著

邹欢 译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22年7月

BOOK REVIEW

探照灯好书评委 |刘羿含(阅读推广人、前媒体人)

布克奖决选最年轻入围者,英国90后领军作家黛西·约翰的新作《姐妹》是一部散文诗般的小说,采取多重叙事,让阅读者对故事有着近乎全面的观感;而个人叙述时对于事件本身的质疑,又引发了阅读者的一连串猜想:姐姐塞普丹珀(September-九月)与妹妹茱莱(July-七月)是否是同一个体分裂出的两种人格?姐姐是真实存在的吗?书中充斥着大量细腻的心理描写与流转的意象嫁接,特别作者对于性格迥异的姐姐塞普丹珀与妹妹茱莱之间情感共生的心理描写,深陷抑郁的母亲与姐妹二人之间的冷漠、疏离的亲子关系,淋漓尽致地展现作者写作风格上独一无二的魅力之余,也让阅读者不由得想到匈牙利女作家的《恶童日记》与中国作家安妮宝贝(庆山)的几部早期作品。

“黛西·约翰逊是不折不扣的天才。”杰夫·范德米尔(《湮灭》作者)如是说。的确,作者的文字具有某种魔力:“话语堵在我的喉咙口,就像圆木堵塞了河流。堵着的是话语,也是犹疑、反复、暂停、口吃、分歧和错误。”“我记得塞普丹珀在让她丧命的那场飓风里移动的样子,她在树干之间起舞,对着天空大笑。那时她还活着,多么有生气,窃取了身边人的生命力。”……这种对心理、关系或情境的描述,在书中比比皆是,牵引着阅读者读完全本。

值班编辑 |小飞侠

值班主编 |邓思懿

评选图书类型

图书主要以大众读者为对象,为中外类型小说、中外小说和中外人文社科三大类。

1、中外类型小说

长篇类型小说+中短篇类型小说集

2、中外小说

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

3、中外人文社科

思想、历史、科普、新知、艺术、文化、非虚构写作和特稿、人物传记、散文、随笔

出版社荐书标准

☑2022年1月至12月期间出版的图书(1月除外,补提上年12月、11月好书)

☑中国内地出版

☑再版、重印不在此列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