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笔下的冬天,大气磅礴,壮美洒脱!

2022-11-30 02:13 每天一首好诗词

冬,披着一袭素衣,款款而来,缓缓而立,只一挥衣袖,就引得无数文人墨客为之倾倒。

王安石为梅痴醉,写下“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传世之作;

张九龄答谢友人,演绎“不辞山路远,踏雪也相过”的深厚友情; 

白居易抒发冬日情趣,发出“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邀请;

而毛泽东笔下的冬天,少了这一份清新婉约,儿女情长,却尽显磅礴大气,壮美无比!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欣赏一下毛泽东的冬日诗作,感受诗中的豪迈与洒脱,感受将士的力量与蓬勃!

《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

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当毛泽东站在雪后的长城上,看到大地一片银装素裹的妖娆模样,不禁触景生情,抒发出“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感叹。

此情此景下,回想我们战士不屈不挠的国魂和顶风傲雪的气魄,脱口而出“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传世名句,展露出多少风骚与气概。

我们的山河如此壮美,神圣而不容侵犯,我们更要牢记历史,守护我们的祖国母亲,这是每个人都义不容辞的责任!

《五律·张冠道中》

朝雾弥琼宇,征马嘶北风。

露湿尘难染,霜笼鸦不惊。

戎衣犹铁甲,须眉等银冰。

踟蹰张冠道,恍若塞上行。

雾气弥漫,北风萧萧,偶尔传来马的阵阵嘶鸣,给人以苍凉宏大之感。将士们的军服因沾露水而结冰,犹如铁甲,眉毛被霜冻,就像银冰。

寥寥数笔,就把环境的恶劣与将士们无畏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手法夸张,却把他们不畏恶劣天气、不惧路途艰险的昂扬斗志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此环境中,毛泽东从容镇定、无畏艰险,带领将士们突出重围,取得胜利,也体现出诗人作为伟大军事家的雄才大略和非凡气度。

《如梦令·元旦》

宁化、清流、归化,

路隘林深苔滑。

今日向何方,

直指武夷山下。

山下山下,

风展红旗如画。

林深路滑也无妨,只要目标明确,便可剑指前方。大风飞扬,远处红旗如画,这冬日的大气令人不禁深受鼓舞,力量倍增。

这首诗写于将士们冬日行军之际,条件之艰苦可想而知,但整首诗给人的感觉却如沐春风,如享春雨,毫无冬日的萧索和寒冷。

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毛泽东依然保持着非凡的乐观,给予将士们无限的希望,正因为有这样一位伟大的领导人,我们才能拥有如今平安美好的生活,但愿我们都能常想苦难,永远心怀感恩。

《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长空浩大无涯,归雁鸣哀,天地间一片凄婉冰凉的景致, 使人顿生回肠荡气之感,更增添几分冷峻与悲壮。

同是悲凉的景致,在别人笔下是一副萧瑟凄冷的模样,但毛泽东却能跳脱出这萧瑟之感,于悲凉中感受“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雄壮。

这首诗雄奇悲壮、气势如虹,无人可出其右,也只有胸怀浩大的人才能体会到这样的气势吧。

山不就我,我便开山;水不就我,我便平海。所谓豪迈,便是如此。

《七律·冬云》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初读这首诗词,大雪纷飞,乌云催压,万花凋零,天地间,似乎只剩下冬日的肃杀茫茫。

或许一日最黑暗的时候,就是黎明前的一刹那;一天最为寒冷的时刻,便是阳光初现的时刻。但就如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所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生活就像一杯茶,虽然会苦一阵子,但不会苦一辈子。眼前境况可能窘迫,只要再坚持一下,胜利就在眼前。

《七律·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五岭山脉那样高低起伏、绵延不绝,可在红军眼里只不过像翻腾着的细小波浪;乌蒙山那样高大雄伟、气势磅礴,可在红军看来,不过像脚下滚动的泥丸。

遥遥二万五千里长征,多少惊险,多少曲折,多少悲壮,多少感天地泣鬼神的故事,毛泽东就以“不怕难”、“只等闲”两句简言述之,何等的豁达乐观。

一路上的千种艰难险阻,只因胜利在望,成功在前,哪怕连绵千里的风雪漫天,也是一片欢颜,这伟大的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通过此诗我们也可见一斑了。

《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就算悬崖峭壁上结下百丈冰棱,就算四野八荒尽是一片冬日苦寒,毛泽东笔下的梅花仍然一支独秀,傲然挺拔。

以往所看的咏梅诗,无非是歌颂梅花的孤高纯洁,也无非是抒发哀怨寂寥。

而这首诗词,一扫过往的颓靡之气,更添一份对美好明天的期望,创造出一种全新的景观与气象,令人叹为观止,心服口服。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逝去的无需留恋,经历的好好珍惜,未来的充满期待,这才是我们对待人生最好的态度!

冬日苦寒,但毛泽东笔下的冬天却充满了振奋人心的磅礴气势,犹如豪饮一碗烈酒,顺喉而下,热血沸腾。

谁说冬天只是“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孤独萧寒;

谁说冬天只是“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阑干”的悲凉苦寂;

谁说冬天只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的缠绵相思。

看过毛泽东的诗词,才发现原来冬日,也可以如此大气磅礴,豪迈壮美,使人振奋,让人久久不能平静!


评论问答
相关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