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细小的人在庞大的国抽搐

2020-07-01 04:01 明白知识圈 1

看完《隐秘的角落》后,再看到铺天盖地的细节分析,应该很多人都是这个感觉。

感谢网友的不辞辛劳,带我们挖掘出了这么多细节,看到《隐秘的角落》中的隐秘的角落。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浏览)

比如朱晶晶掉出窗后其实在外面的树上挂了一会儿,是朱朝阳见死不救,最终朱晶晶坠楼而亡。窗外树上挂着的白色衣料可以佐证这一点。

|朱晶晶坠楼后窗外树上挂着的衣料。

图片来源:《隐秘的角落》截图

再比如,其实剧的结尾不是童话,而是残酷的现实。

普普、严良、老陈,全都没有活下来。

|学校礼堂里,只有朱朝阳一人回头看推门而入的严良,足以证明此时严良已经不在人世了。

图片来源:《隐秘的角落》截图

这些在剧里都有比较明显的暗示,网友的解析也是有理有据的。

但把朱朝阳分析成团灭的终极大boss,认为是他借刀杀人、步步为营,则大可不必。

不管紫金陈在原著《坏小孩》中如何描述朱朝阳,在电视剧《隐秘的角落》里的朱朝阳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普通小孩的一些阴暗的小心思。

朱朝阳的确心思缜密,剧中早有刻画。

第一集时,他在收留了多年不见的发小严良和严良带来的普普之后,警觉地将家里的贵重首饰藏起来。一个聪明内向的乖小孩形象立马树立起来。

但也仅此而已了,他没网友说的那么坏,试问哪个大boss 会同意给杀人犯写「你不要再干坏事了」威胁信的提议?

朱朝阳最被指责的是复制了一张空卡给严良,又在麦当劳的洗手间叫严良扔掉复制卡被张东升听见。最终因此害死了严良和普普。

|汉字,既是历史,也是智慧。明白诚意推出「明白字课」通识课程栏目,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订阅。带您探秘汉字演变的历史,走进汉字的世界,发现汉字之美,领会汉字之意。

事情发展的逻辑的确是这样,但要说朱朝阳在复制卡的时候就在策划借张东升的手杀掉普普和严良,就有点过分了。这种诛心的猜测让人不禁怀疑戏里戏外究竟谁心理更阴暗。

复制空卡是因为不想自己参与勒索杀人犯的事情暴露;要严良扔掉卡,也只是不想严良发现那是一张空卡,而破坏了他们之间的信任;在麦当劳说这件事,是因为那是一个好时机,张东升表现出了温情的一面,朱朝阳觉得也许能说服严良。

这些都是可以用正常心理解释的,何苦非要给人戴上「天才犯罪」的帽子呢?

|朱朝阳和严良去水产厂救普普,这时的他是坚定地要救出普普的。

图片来源:《隐秘的角落》截图

朱朝阳是自私,但如果他真的是一个极冷血的人,这个故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别忘了,这个和数学老师张东升周旋的故事,是从为了给普普的弟弟凑手术费开始的。

他们的善心与私心裹挟着所有外部条件,在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中酿造了悲剧。

正应了沈从文那句:

「一切充满了善,然而到处是不凑巧。既然是不凑巧,因之素朴的善终难免产生悲剧。」

所以哪怕到了最后,朱朝阳还是没有说出朱晶晶死亡的真相,也依然可以理解。

扪心自问,如果你是朱朝阳,你能否做得更好?

身为成年人有更多顾虑的你,说不定还会少犹豫几秒。

这部剧让人想起,近年来,儿童犯罪案件频发,且往往情节恶劣。

|媒体报道的系列儿童犯罪案件。

图片来源:腾讯新闻

于是一大堆的「孩子的阴暗你想象不到」一类的解析又出现了,从原生家庭讲到人性本恶。

「原生家庭」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你为什么会这样?去你的童年里找答案。

此类调调既是偷懒,更是推锅。已经不值得我们再费精力批评。

而人性本来是善还是恶的答案,恐怕在儿童这里也找不出答案。

因为儿童之恶的恐怖之处在于,他未必知道何为善恶时,会凭本能行事,此时天使和恶魔在一个孩子身上可能是双管齐下的。

|无恶不作的问题少年Alex在被电击治疗后,与牧师的对话。

图片来源:电影《发条橙》截图

但成年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片子里,三个孩子最初一切行为的动机,乃是为了给普普的弟弟治病筹钱。这个动机是善。

但在过程里,卷入到了越来越复杂与失控的局面中。

造就复杂局面的,不仅仅是孩子的选择,也是成人世界的选择,共同推动出来的。

善恶皆由人选,无关儿童或成年人。

朱朝阳代表了孩童世界,张东升代表了成年人世界。

他们身上都既有天使又有魔鬼。

当孩童世界,迎面撞上了成年人世界的隐秘角落,聪明的孩子,如朱朝阳,既看穿了成年人的虚弱与虚伪,也同时看到了成年人的痛苦与坚持。

即使如此,他未来会如何,为善还是为恶,依然并非注定,依然在他的选择之中。

反过来,当成年人看到孩童世界的隐秘角落,也不用大呼小叫,似乎孩子天然就应该纯洁的呆在温室里。

在善恶选择上,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在一个起跑线上。

一切都是选择,包括如何看待这部电视剧的隐秘角落:到底是一个童话故事,还是一个残酷的黑暗故事。

如同电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那样,黑暗结局还是童话结局,全凭观众自己选择。

选择什么,都自有道理。

人心之中,黑暗多一点,还是光明多一点。原就是人人不同。

这更与是不是成年了毫无关系。

何必硬生生区分出成年人与未成年人?

孩子的世界,甚至还更难一些。

如同第十集片尾曲唱的:

细小的人,在庞大的国,抽搐。

|第十集最后片段,严良冲到张东升家没找到普普时,紧张、茫然、不知所措。背景音乐想起「..细小的人,在庞大的国,抽搐」,这首忧伤的歌出自歌曲「比一个年轻人小一点的鹤」,「周二下午谁没来」乐队填词,独立音乐人丁可演唱。

有一个流传很久的成长故事:

大人总让孩子18岁之前什么都不用想,只管好好读书,然后过了18岁,就告诉孩子,现在你是个成年人了。

可是,难道人就是一天之内从未成年人变成成年人的?

当然不可能。

成长与选择,都是一个过程,充满了变数。

多吃了盐和多过了桥的成年人,也许只是得了高血压和脚底更多的茧而已。

很有意思的是,近期两个大火的节目——《隐秘的角落》与《乘风破浪的姐姐》,刚好形成对比。

前者告诉我们: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的世界,其实没那么大的距离;

后者嘉宾中频频上热搜的几位向我们证明:智慧未必会随着年龄增加。

把每一个人,不管年龄大小,都认真的当一个人看,你会发现,其实都差不多。

天使还是恶魔,也都是一念之间。■

相关内容

账号: